“四”“六”不通:江河日下的仙剑游戏影视化

2024-02-07 09:46来源: 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杨慧

  在2024年开年的剧集市场中,“仙剑奇侠传”久违地成为热门词汇,《仙剑四》和《祈今朝》分别改编自游戏《仙剑奇侠传四》和《仙剑奇侠传六》,两部作品同期问世,一时众声喧哗。

  但比起曾经的仙剑IP剧《仙剑奇侠传》和《仙剑奇侠传三》成为游戏改编剧集的经典之作,《仙剑四》和《祈今朝》这两部仙剑游戏改编电视剧从摆上桌就有几分微妙味道:几乎同时定档的对打态势,演员番位的公开争吵……但最让观众觉得消化不良的,还是剧集本身的质量。

  就像《仙剑四》和《祈今朝》这两个名字本身存在着些许的浮皮潦草气质一样,这两部游戏IP改编电视剧从剧本改编、演员演绎、服装布景等多方面都显示出了粗制滥造。暌违多年的仙剑游戏影视化,来自游戏却成了儿戏。

  逐渐没落的国产仙侠RPG游戏

  仙剑游戏影视化的没落,要从仙侠游戏整体的命运变迁说起。

  《仙剑奇侠传》系列RPG游戏,曾是我国游戏界的一颗明珠。1995年,大宇公司发行了DOS系统下的《仙剑奇侠传》第一代游戏,并在1997年推出Windows版本。从今回首,如何形容《仙剑奇侠传》的划时代里程碑地位都不为过,在那个电脑和网络都才刚刚进入大众化不久的时代,《仙剑奇侠传》的横空出世成为游戏界的巨大惊喜,也成为电脑游戏玩家的集体记忆。李逍遥、赵灵儿等角色多年以来令无数人难以忘怀,而游戏结局也成为一代玩家共同拥有的唏嘘伤感。

  仙侠RPG游戏,即仙侠角色扮演游戏,从此成为了我国单机游戏最为重要的品类之一,先后诞生了如“仙剑奇侠传”系列、“轩辕剑”系列、“古剑奇谭”系列等,在提供仙侠世界观和战斗法的游戏体验的同时,常常也为玩家提供了荡气回肠的剧情故事,甚至因此诞生了一批不玩游戏只看剧情视频的“云”玩家。这些仙侠游戏往往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以东方奇幻文化的“仙”为想象之翼、以传统英雄主义的“侠”为故事之基,塑造了一时的游戏潮流,和一代玩家的游戏审美。

  但随着游戏市场的发展与丰富,玩家拥有更多选择,仙侠RPG等单机游戏面临更大竞争与更多挑剔。以《仙剑奇侠传》系列为例,每一代新游戏的推出,都会被拿来与前代珠玉比、与后起之秀比、与国际大作比。而更社交的网游、更便捷的手游的出现和繁荣,也让单机游戏的玩家数量流失。再加上仙侠RPG在玩法和剧情上存在着一定的固步自封,以“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古剑奇谭”为代表的国产仙侠RPG游戏的黄金时代逐渐宣告远去,盈利模式和销售规模每况愈下,导致游戏公司资金捉襟见肘,使得后续作品更加难以为继。哪怕是相对口碑维系较好的古剑奇谭系列,在2018年推出《古剑奇谭三》后,也迟迟难以推出续作而终以母公司被腾讯收购作为结局。

  而仙侠RPG游戏改编电视剧的盛衰周期似乎也与游戏同频——2005年播出的《仙剑奇侠传》是为该类游戏改编的首部热门剧集,2014年的《古剑奇谭》则成为了迄今仙侠RPG游戏改编最后的风光。其后,陆续被制作播出的《古剑奇谭二》《仙剑云之凡》(改编自《仙剑奇侠传五》)等剧集都折戟沉沙。游戏IP电视剧和仙侠RPG游戏一样,难复盛景。

  沦为鸡肋的仙侠RPG游戏影视化

  仙侠RPG游戏的没落是其影视化不振的一个原因,因为IP的影响力不复往昔。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仙侠类题材有了新的巨大发展契机,曾经动人的仙侠游戏剧情也不再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如果说《仙剑奇侠传》是仙侠题材在流行文化中兴起的重要作品,那么网络文学则是把仙侠文化发扬光大的文艺品类,大量仙侠文的诞生使得仙侠的类型化迅速进化,IP改编的仙侠剧也随之变革,最终影响了观众对于仙侠题材的审美期待。

  在网络文学及其影视化的过程中,《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苍兰诀》等作品逐渐将仙侠的重心从“侠”字转为“情”字,“侠之大者”常常是为了烘托“真爱无敌”。虽然仙剑、古剑、轩辕剑的游戏剧情也都离不开亲情、友情、爱情的情感塑造,但是游戏核心始终以剑为名、以侠为骨,一种超越个人情感的大义与风骨始终还是贯穿在这些仙侠游戏之中。而大量的网络文学催生的仙侠类型创作中,侠与剑常常徒有其表,所谓大义则往往是爱情的某种度量衡,为爱舍弃苍生或者为苍生舍弃爱,都是让爱情价更高的创作手法,最终仙侠剧转变成了爱情更加荡气回肠恣意汪洋的古偶剧。

  游戏改编影视本就是一项颇具压力的创作。哪怕是今日回想起来被誉为经典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和《仙剑奇侠传三》的改编,在播出时也引起了游戏玩家的普遍质疑,但由于改编剧情自洽,伴随时间沉淀仍然获得了剧集观众的中肯评价。而在仙侠剧进入“爱情中心主义”时代后,以《仙剑奇侠传》为代表的仙侠RPG游戏的故事显出某种格格不入,加之游戏自身的IP衰退,改编仙侠RPG游戏就成为了一种更加费力不讨好的选择。

  徒留偶像明星的粗糙敷衍

  仙侠RPG游戏剧情内核虽然与今天迭代后的仙侠类型剧有所出入,但是如果善加利用,反而可以构成某种差异化,在古偶仙侠的一片情深似海中打造出新风景。《仙剑奇侠传四》和《仙剑奇侠传六》,作为游戏得到的褒贬不一,但是单论剧情则获得了玩家较高的肯定,尤其是《仙剑奇侠传四》带有对修仙异化的反思,整体剧情凝练浓稠,被许多玩家认为是仙剑系列的上佳之作。

  可惜的是,到了剧集《仙剑四》和《祈今朝》,但见仙侠RPG游戏改编电视剧成为了粗糙潦草的偶像舞台,一定程度的粉丝特供。仙侠RPG游戏改编剧多年以来明星辈出,《仙剑奇侠传》凝结了胡歌、刘亦菲、彭于晏等明星的青葱时代,《仙剑奇侠传三》也缔造了许多观众念念不忘的霍建华、杨幂、刘诗诗、唐嫣的代表角色。所以虽然游戏IP的号召力有所下降,但也仍有人惦记着这系列IP的余温影响。

  “仙剑”故事于是仍被拍摄,但成色和诚意已经今非昔比。《仙剑四》的剧情漏洞百出前后矛盾、《祈今朝》的后期让演员面目粉白到线条模糊,更别提两剧兼而有之的极其敷衍潦草的布景、服装和特效,以及难以入戏的演员表演。

  中国电视剧与网络剧正在迈向高质量发展,观众们在刚过去的2023年享受了从《狂飙》到《去有风的地方》,从《漫长的季节》到《繁花》的视听盛宴,仙侠剧也有《长相思》等品相不错的作品,对比之下《仙剑四》《祈今朝》的工业化水平堪称惨不忍睹。哪怕是数年前网络剧也有简陋制作的时代,《万万没想到》等作品也仍然在故事创新上保持了活力,在演员表演上花费了力气。而纵观《仙剑四》与《仙剑六》,在视听作品的太多环节,都欠缺真诚与脚踏实地。

  当看点只剩偶像,粉丝就成为了这些剧集播出后最重要的声量。粉丝的讨论和卖力夸奖构成虚妄热烈的舆论场,缔造了仙侠RPG游戏改编剧夕阳时代仅剩的“辉煌”。

  (作者为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文化产业系副教授)

[责任编辑: 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为你推荐
受持续强降雨影响,广东省北部的韶关市和清远市出现洪涝灾情,广东省减灾委已启动Ⅳ级救灾应急响应。受持续强降雨影响,广东省北部的韶关市和清远市出现洪涝灾情,广东省减灾委已启动Ⅳ级救灾应急响应。
22
4月21日零时,世界首套高精度月球地质图集在北京正式发布。这套图集由我国科研团队绘制,主要基于嫦娥工程科学探测数据,比例尺为1:250万,是目前精度最高的全月地质“写真集”。这套图集由我国科研团队绘制,主要基于嫦娥工程科学探测数据,比例尺为1:250万,是目前精度最高的全月地质“写真集”。
22
随着海军节即将到来,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莱阳路8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博物馆迎来游客接待高峰。随着海军节即将到来,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莱阳路8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博物馆迎来游客接待高峰。
22
当日,纪念西南剧展80周年暨第八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在广西桂林开幕。当日,纪念西南剧展80周年暨第八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在广西桂林开幕。当日,纪念西南剧展80周年暨第八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在广西桂林开幕。
21
位于苏州古城的平江历史文化街区距今已有2500多年历史。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游客在苏州平江历史文化街区休闲游玩(4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
21
各地深入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稳定粮食播种面积,推进稳产增产,夯实全年丰收基础。在河南民权,农机员手持遥控器操控着无人机进行飞防作业,依托北斗导航精准定位,飞防作业误差可控制在厘米级。
21
当日,在陕西西安举行的2024年跳水世界杯总决赛混合团体决赛中,由杨昊、陈芋汐、陈艺文、王宗源组成的中国队以500.75分的总成绩夺得冠军。当日,在陕西西安举行的2024年跳水世界杯总决赛混合团体决赛中,由杨昊、陈芋汐、陈艺文、王宗源组成的中国队以500.75分的总成绩夺得冠军。
20
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神舟十七号航天员乘组,日前从约400公里高的太空拍摄了一组大片,让我们从太空视角直观感受到了“宇宙级”的震撼之美。正在中国空间站出差的神舟十七号航天员乘组,日前从约400公里高的太空拍摄了一组大片,让我们从太空视角直观感受到了“宇宙级”的震撼之美。
20
4月19日,东方白鹳在清水潭湿地公园内的铁塔上筑巢栖息(无人机照片)。近年来,江苏省高邮市文旅等部门大力推进清水潭湿地公园建设,优化空间布局,扩大湿地面积,完成水生态修复。
20
4月18日,为期6天的第四届中国国际消费品博览会结束。本届消博会共有来自71个国家和地区的超4000个品牌参展,参展国别数和品牌数较上届分别提升9%、19%,主会场进场观众达37.3万人次。
19
载入更多资讯
返回
返回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点击右上角QQ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QQ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