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2023-07-09 08:29来源: 央视新闻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发生了里氏9.0级地震。强烈地震所引发的特大海啸,淹没了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导致电源中断,冷却系统瘫痪,一号、三号、四号机组,三个核反应堆相继发生堆芯熔毁。为冷却反应堆,从3月12日正式开始向原子炉内注入海水。由此产生的核污染水,至今已积存到了130万吨之多,每天还在持续增加。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2023年6月12日,福岛第一核电站运营方东京电力公司开始核污染水排海相关设备的试运行。如何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所产生的污染水,一直是国际社会关注的重点。2021年4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计划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染水排入海洋。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2023年7月4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在日本举行记者见面会,公布了其对福岛核污染水排海项目的审查结论,报告认为,日本在福岛将处理水排海的计划符合国际安全标准。7月7日,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当天向东京电力公司发放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设施验收合格证。

  反应堆里的水到底被污染了哪些核素?它对人类和海洋生物会造成多大危害?污染水里的核物质到底能不能被彻底清除呢?

  为了寻找答案,我们走访了数位相关专家、大学教授及媒体人士,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的代表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小出裕章,今年73岁,退休前是日本京都大学核反应堆实验所助教。

  记者:实验室排出的废水,正常运行的核电站的工业废水,和福岛第一核电站经过多核素去除装置处理的核污染水,这三者有什么区别?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小出裕章:在正常运行的核电站中产生的核裂变产物,也就是日本人称为“死亡灰烬”的东西,被封闭在燃料棒或燃料板的内部,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进入水中。但在福岛核事故中,所有本应被封闭在燃料棒中的放射性物质都暴露在外。燃料棒本身已经熔化,而产生的放射性物质不断渗入水中,形成了污染水。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天野光,国立日本原子力研究开发机构研究员,是著名的环境放射能专家。

  记者: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染水和一般核电站排放的工业废水有什么不同?

  天野光:一般核电站的话,排出的废水主要是含有氚,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核燃料熔毁,产生了核燃料残渣。燃料残渣中含有1000多种核素,地下水及雨水与这上千种核素接触后才形成了核污染水,这与一般核电站的废水是根本不同的。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肖恩·伯尼是英国资深的核环境专家。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为监测日本各大核电站的环境安全指标,他曾在福岛等地工作了近30年。福岛核事故后,他多次到访福岛灾区,持续关注核事故的善后工作。

  记者:东京电力公司一直在引用各国排放核废水的数据,想说明他们排海的方式是符合国际惯例的。您认为福岛核污染水和其他国家的核电站废水一样吗?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肖恩·伯尼:可以断言不是,完全不一样。因为福岛核污染水是与熔毁的核燃料接触过的水,那是反应堆内的核燃料。这可不是正常核电站运行状况。日本政府简单地将两者相提并论,这是不坦诚的,是不正确的。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特大核事故发生一年之后,2012年3月,东京电力公司首次对核污染水中所含放射性物质的成分与浓度进行测定。结果显示,浓度超标的核素有64种之多。

  小出裕章:在所有的放射性物质中,我认为对人类危害最大的是一种叫做铯137的放射性物质。氚所释放的放射性能量是18.6千电子伏。换句话说,它比生命体的分子键的能量大一千或一万倍。当然,其他放射性物质能量还要更大。碳14应该是850千电子伏,而铯137,它释放的是伽马射线,有661千电子伏。所以我认为可以说,碳14比氚和铯137更危险。

  当人们的视线被大量存在的“铯”和无法去除的“氚”所吸引的时候,有专家敏锐地指出,还有一些潜在的核素没有被检测到,而且其危害更不可小觑。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肖恩·伯尼:我们看到了东京电力的一些数据,已知的是事故刚发生时,污染水里包含62种不同类型的放射性物质,另外还有碳14和氚。但他们仍然没有对储罐中的所有放射性物质做一个完整的说明。实际上,只有大约20%的水罐经过了实质性检测。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天野光:污染水追根溯源是来自核燃料残渣,残渣中含有1000多种核素。这些核燃料残渣与水接触后,很多会溶于水中,这是显而易见的。

  记者:你认为目前东电检测“处理水”成分的技术和方法存在什么问题吗?

  天野光:有问题。简单能测定的核素当然要公布了,但是还有很多难以测定的核素。比如放射性碳、碘129,还存在一些应该测定的核素,我希望这些核素也能被正确检测。

  记者:据说污染水里含有锕系元素,您的看法呢?

  天野光:我想这是完全正确的。原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三号反应堆,用的是所谓MOX燃料。除了使用铀以外,还使用了钚作为燃料。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王殳凹是苏州大学放射医学与防护学院教授,美国圣母大学锕系元素研究中心博士。他率领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从材料学的角度入手,分析和研究了多核素去除装置的原理和性能。

  记者:能不能理解为,有一些成分以现在的科学技术来说,它是难以检测的?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王殳凹:因为有一些核素,虽然它的量很少,它的比活度,放射性活度又低的话,它的检测是有一定困难的,同时它会受到共存的核素的干扰。像镎237这样一个核素,它的半衰期是217万年,它的放射性是非常低的,但是这样一个很低的量,它的毒性又是非常高的。

  天野光:还有碲这种元素,碲的毒性与氰化钾不相上下,但东电完全没有提到碲,原子力规制委员会也没有提到。核燃料残渣中有数十公斤碲,我认为是很危险的事。

  记者:这些有毒元素不包含在64种核素中吗?

  天野光:对,不包括。

  记者:明明具有危险性的元素,为什么没有包括在内呢?

  天野光:碲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稳定的元素,但东京电力公司和原子力规制委员会现在关注的只是放射性元素,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它没有包含在内。

  无论是64种核素还是有其他更多没有测试到的核素,总之,福岛的核污染水已经被多种放射性物质严重污染,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此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决定启用一种叫“ALPS”的多核素去除装置,对核污染水进行过滤和净化处理。

  那么,多核素去除装置的性能和效果到底怎么样?能在多大程度上去除如此严重的放射性污染呢?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竹内淳,任职于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他专门负责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善后处理等相关工作。

  竹内淳:我们称作污染水的水,放射性物质浓度很高,一定不能排放。通过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等处理设备,将水的辐射水平降低到足够低的水平,未来将被稀释并释放到海洋中。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小山良太,福岛大学教授,是日本政府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处理小组委员会的委员。

  记者:实际上最开始是如何决定用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处理的?

  小山良太:从很早的时候,2012年、2013年就开始考虑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2011年事故后最初的阶段。但是报废反应堆需要时间,所以我们就在想如何引进机器,稳定处理冷却水。

  竹内淳:最重要的是要确认处理水的辐射程度不会影响核电站以外的人员和环境。我们在检查过程中,确认了辐射量足够低,所以批准了。

  小山良太:但是污染水量太多的时期,过滤器无法更换,结果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性能大幅下降,现在1000个储水罐中70%含有除氚以外的核素。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然而不幸的是,多核素去除装置,从开始运转就遇到了很多问题。最早发现和对外公布多核素去除装置处理效果没有达标的,是一些媒体人。东日本主要地方报纸之一《河北新报》就曾刊发系列文章,持续关注核污染水的处理情况。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木野龙逸:《河北新报》说有60多次超过规定值,我自己又重新调查了一遍。结果发现,超标次数比报道的还要多一些。

  记者:这些放射性物质的具体情况和结论是如何得出的?

  木野龙逸:东京电力公司公开的数据非常多,我逐个找文件,文件之内还有大量的数字,一个一个地寻找,确认必要的数据,大概确认了半年左右。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木野龙逸,是一名记者。311大地震发生以后,他一直专注于福岛核事故的跟踪报道,连续6年参加了东京电力公司举办的每一场记者见面会,并以此经历撰写了三本书籍,向公众揭露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关于核污染水背后的真相。

  记者:如何看待东电公开数据的方式?

  木野龙逸:我认为问题所在是数据非常难懂。将大量数据全部公开的态度并没有错,但并不是说只要公开就可以了,而是应该让看到这些数据的人更容易明白,什么地方有什么样的数据,并让大家对这些数据容易做出判断,这才是诚实的做法。

  记者:这种公开方式是否可能掩盖了什么信息?

  木野龙逸: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掩盖,但同时公开大量数据会让重要数据变得不明显,所以这种公开方式即使被认为是掩盖了信息,也是没办法。关于超标这件事,东京电力的现场员工当然都知道,不可能不知道,因为他们自己看着数据呢。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迫于舆论压力,2018年,东京电力公司第一次向社会公开了多核素去除装置截至当年8月的处理结果。

  小山良太:2018年前情况确实不清楚,但那之后公布了1000个储罐中70%浓度都超标,七成都含有氚以外的其他核素,这件事公开了,这和之前是不同的。

  记者:福岛核电站的污染水经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处理一次后,70%的“处理水”不符合安全标准,是真的吗?

  竹内淳:是的,东京电力公司宣布了这一点,我们也宣布了这一点。不过在日常运行中,我们会检查是不是充分去除了核素,也会测定处理后的水含有的放射性物质,会继续对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的性能进行检查确认。

  小出裕章: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投入使用太仓促,不严谨,所以很遗憾,它不能有效清除放射性物质。比如说锶90这种放射性物质,比国家标准高100倍,还是高度污染的。

  记者:经过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第一轮处理以后,仍有70%左右的核污染水不能达标。这是为什么?

  肖恩·伯尼:这是技术问题,要处理这么大量的水,如果操作得太快,过滤放射性物质的过滤器就很可能会被阻塞,导致去除放射性物质的效率降低。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从这次所谓的“70%事件”以后,东京电力公司在官网上,把经过多核素去除装置的水,从原来的“氚水”改称为“处理水”。

  记者:这两个名称有什么区别?

  竹内淳:是东京电力公司将其命名为“氚水”,而我们因为这种说法有误导性,没有使用“氚水”这个词。当然水里含有氚以外的其他元素,因此我们政府方面也使用“处理水”这个词。

  木野龙逸:我觉得是在玩文字游戏。说是处理过的水,这意思倒是也没有错,但是说成“处理水”,就好像表示里面不含有任何污染物。

  小出裕章: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试图用“处理水”这样的字眼来欺骗我们,这是在开玩笑。是彻头彻尾的放射性污染水。如果不是放射性水,那为什么东电说水罐里储存的水要用海水稀释后排放?如果是处理好的水,就没有必要稀释了吧。

  多核素去除装置的第一轮过滤效果,可以说是以失败告终了。于是,东京电力公司又购入了两台据说精度更高的处理设备,准备对剩下不达标的70%的核污染水进行二次处理。那么第二次处理的效果又会怎么样呢?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竹内淳:剩下的70%经过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二次处理进行去除。是否真的去除了,会在排海前对全部核素仔细进行确认。会测定水中存在的核素,检查有没有超标的情况。

  记者:有专家表示,即使进行二次处理,也不能去除所有的放射性物质。

  竹内淳:据我了解,70%(不合规)的原因并不是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未能发挥性能,而是出现了故障或者有优先处理的问题,只要确保使用方法正确,是可以保证它的性能的。在无故障的状态下,则可以实现充分处理。

  记者:二次处理,也就是通过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处理第二次,就能解决问题吗?

  小出裕章:辐射量太大了,为了处理污染水,已经出现了机器发生故障、需要修理,工人们受到辐射等等很多问题。所以我认为会很困难。

  在社会公众的质疑和关注中,2020年9月,东京电力公司开始了对储水罐内不达标的70%的核污染水进行二次处理的试验。这次试验选择的样本量是1000个储罐中的2个罐,共2000吨核污染水。

  小出裕章:人们担心的是,2000吨是否太少了。我认为这确实是个问题。如果将1000个储水罐全部进行二次处理,那大多数人可能会更容易接受。但是那样的话技术、费用和时间上都很难实现。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经过一个月的净化处理,2020年10月,东京电力公司公布了这2000吨核污染水的二次处理结果,宣称基本达到了饮用水标准。从此,这2000吨水也就成了展示给各监测机构的样板水。

  肖恩·伯尼:有2000立方米进行了二次处理,他们说成功了。但这还不到需要处理的水总量的0.21%,而且可能需要不止一次处理,而是很多次反复处理,但他们没解释,日本政府、国际原子能机构没有人解释具体过程。

  肖恩·伯尼:因此,排放量将低于监管标准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环境会受到保护。这只是意味着低于监管标准,这些监管标准本身就是问题所在,它允许放射性物质被排放到环境中。

  天野光:日本的法律是所谓的浓度规定。所以如果稀释至低于标准排放,就不会有问题,所以日本有很多污染物排放都是基于这种浓度标准,并没有总量限制。

  记者:有资料显示,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处理水的检测结果里不含碳14的信息。

  竹内淳:我们曾询问东电是否包括碳14。放射性物质的测定有个“还原值”,指要达到某个量才能检测到。结果是没有测出“还原值”以上的值,因此碳14没有被作为清除对象。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专家指出,东电对于核污染水处理结果的检测仅包含放射性核素,而对人体而言有化学毒性的其他元素并不在检测范围内。这使“处理水”的检测结果显得更加不可信。

  王殳凹:我特别想提到的是锕系的核素,针对锕系核素我们做了比较系统的研究。第一它的毒性非常高,不光是它的放射性毒性,还有它的化学毒性,一旦排到海洋里面,它对整个海洋生态安全的影响,它可能比刚刚那几个核素甚至要更大。

  记者:对量小就可以排放这种说法,怎么看呢?

  天野光:我不同意这种看法,因为排放会持续30年、40年、50年。不管排放的量有多小,放射性物质都会在海床和海底积累,因为海洋里有各种生物,它们会在这些生物身上积累。

  多核素去除装置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系统,除了它本身的技术性能以外,还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那就是多核素去除装置的运营和操作。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包括东电自己也承认第一轮多核素去除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大多与操作与运营有关。

  那么,在未来的30年、40年当中,东京电力公司的运营管理能不能让社会公众放心呢?

  木野龙逸:性能再好,如果使用不当也会出问题。我更担忧的是使用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的东电本身的技术水平,而不是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本身。

  记者:你对东电的检测维护能力有疑问吗?

  木野龙逸:是的,我对东电的能力持怀疑态度。

  记者:为什么?

  木野龙逸: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中有许多部件需要维护和检查,其中之一就是过滤器。当时过滤器的维护周期没有确定,用了几年后,有一次东电对设备进行检查,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几乎所有的过滤器都坏了。我问东电这是怎么回事?东电解释说坏了就换。本来应该在它发生故障之前决定定期维护的周期,坏掉之前进行更换的。发现坏的才修——他们说这样的检修方式没有问题。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记者:如果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里面,比如过滤器故障或其他问题,能马上发现吗?

  天野光:我觉得无法马上发现,因为处理后的水储存在储水罐中,必须检测储水罐中的放射性指标,才能判断是否处理好了。立刻发现问题是很难的。

  小山良太:东电出了事故之后,又出现了各种问题,所以大家对他们的信任度相当低。周边地区居民也因此很担心,所以我认为未来最重要的事情是他们能否保证(不失误)这一点。

  竹内淳:我们委员会是不允许他们那样排放的。确认低于浓度标准后才可以排放,我们在审查中强调了这些标准,东京电力是遵循这些来进行处理的。

  天野光:事实上,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还存在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刚才说的过滤装置。当然,过滤装置能去除放射物质是好事,但现在问题是几乎没有空间来储存使用过的过滤装置了。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为了取得公众的信任,东京电力公司专门设立了“处理水门户网站”。网站对多核素去除装置和其他污染水处理相关信息进行了简单的解释,却并未将真正的问题和困难向外界公开。

  记者:东京电力公司今后如何把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的信息解释清楚?

  木野龙逸: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不仅东京电力公司,还要允许第三方机构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以便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视角来验证。要建立这样一个体系。

  王殳凹:但是对于日本的核污染水的这样一个问题,现在它的监管是不公开不透明的。所以一旦这个核污染水排海,有多少非氚的这种放射性同位素排到海洋里面去,我们是不掌握这样的信息的。

  天野光:有些核素的半衰期非常长,所以我认为将来会产生累积,当然可能不是马上产生影响,这次核污染水排放不会马上产生影响,但将来污染一定会累积。

  肖恩·伯尼:我真的很担心福岛第一核电站,他就在太平洋沿岸。2011年的事故中,由于核燃料熔毁,有大量的放射性物质释放出来。目前没有解决办法,放射性物质仍然在与环境接触,也许他们今年就会开始排海,但距离真正解决福岛核事故相关问题还很远很远。

揭露福岛核废水真相!看看各国专家怎么说

  太平洋,波澜壮阔,但它从来就没有像自己的名字那样太平过。灾害、战争、污染一直侵蚀着这个庞大而沉默的躯体。太平洋将如何承受和变化,与它共生的人和生态环境又将面临怎样的境遇呢?

[责任编辑: ]
阅读剩余全文(
为你推荐
当日,全国多地中小学开学,师生迎接新学期的开始。当日,全国多地中小学开学,师生迎接新学期的开始。当日,全国多地中小学开学,师生迎接新学期的开始。当日,全国多地中小学开学,师生迎接新学期的开始。
27
2月26日,位于河南省安阳市的殷墟博物馆新馆正式开馆,这是首个全景式展现商文明的国家重大专题博物馆。
27
2月26日,在桂林市全州县东山瑶族乡,抢修队员利用无人机观察线路融冰情况。连日来,受冷空气影响,广西桂北高寒山区出现低温雨雪冰冻天气,导致电力线路覆冰,南方电网广西电网公司启动低温雨雪冰冻灾害Ⅲ级应急响应,及时组织电力抢修队伍,开展防冰抗冰应急处置工作,保障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和电力可靠供应。
27
2月25日,中国队教练王皓(右三)、选手梁靖崑(左一)、马龙(左二)、樊振东(左三)、王楚钦(右二)、林高远夺冠后庆祝。当日,在韩国釜山进行的2024年国际乒联釜山世界乒乓球团体锦标赛男子团体决赛中,中国队3比0战胜法国队,夺得冠军。
26
当日,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李家巷镇中心幼儿园开展“趣探非遗 喜迎开学”开学第一课主题活动。当日,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李家巷镇中心幼儿园开展“趣探非遗 喜迎开学”开学第一课主题活动。
26
农历正月十六,在河南省浚县举行的正月传统古庙会上,数十支由当地群众组成的社火表演团队轮番表演抬阁、舞狮、踩高跷等社火演出。农历正月十六,在河南省浚县举行的正月传统古庙会上,数十支由当地群众组成的社火表演团队轮番表演抬阁、舞狮、踩高跷等社火演出。
26
当日是农历正月十五,宁夏固原首届全国社火大赛在雪后的隆德县举行。来自陕西、甘肃、福建、宁夏等地的14支社火队伍近2000人在此集中展演,武术社火、马社火、高台社火、闽剧、木人摔跤、高跷等各具特色的社火形式为观众带来精彩的视觉盛宴。
25
2月24日,元宵佳节之际,“精彩十四冬亮丽内蒙古”第七届伊敏乌那格雪地赛马比赛在内蒙古呼伦贝尔鄂温克旗伊敏苏木西山举行。图为选手们骑马在雪原上飞驰。
25
当日,中核集团漳州核电二期工程“华龙一号”3号机组开工建设,标志着漳州核电二期工程建设序幕全面拉开。
23
载入更多资讯
返回
返回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点击右上角QQ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QQ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