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潭医院女护士:“爷爷住进我的病区6天后去世,那一天奶奶确诊”

光明网 显示图片

  “16号那天,

  我的爷爷因为感染新冠病毒,

  住进了我的病区。”

  金银潭医院南四病区护士彭亚玲说,

  “爷爷90岁了,他一直很坚强。”

  6天后,爷爷走了,

  而她必须擦干眼泪继续前行。

  彭亚玲是90后,今年25岁。2019年年底流感高发期时,她从该院结核病区调出支援儿科病房,两周后被调回南四病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每天很忙。”她说,病区里以重症患者居多,大部分是高龄老人,合并有其他基础疾病,不仅治疗难度大,在日常生活上,护士们也得付出更多。

  2月16日,彭亚玲90岁的爷爷也住进了这个病区。“那天我是白班,在隔离区外工作,还是家里人跟我说,我才知道爷爷住进来了。”她说,第二天一早,她进入隔离区,才看到自己的爷爷。

  “我跟他讲话,他一开始并没认出我来,因为我穿着防护服嘛。”彭亚玲说,她问爷爷“你猜我是谁”,“爷爷愣了一下,然后他知道是我了,就笑了。”

金银潭医院女护士:“爷爷住进我的病区6天后去世,那一天奶奶确诊”

  彭亚玲说,爷爷尽管已经90岁,但人一直很坚强。家中奶奶病倒后,平日里都是爷爷在照顾奶奶,“爷爷一直说他能照顾自己,极少向我们求助。”

  这次入住医院,爷爷变得情绪低落了很多,“喘气严重时,他有些消极,我很担心他。”彭亚玲特地跟同事换班,自己多上隔离区里的班,尽可能细心地照应一下。

金银潭医院女护士:“爷爷住进我的病区6天后去世,那一天奶奶确诊”

  “我们会把按铃放在每个病床边,住院的人有事可以随时按了喊我们。但爷爷从来不按,他不想麻烦人。”彭亚玲说,爷爷很努力地对抗着疾病,她经常鼓励爷爷:会好的,会好的。

  可惜,病毒无情。爷爷仍然病情在加重。“后来,他说,他想回家。”彭亚玲哽咽着说,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只能哄他,说现在封路了,让他安心住院,等解封了大家都来接他!”

  22日那天,爷爷还是走了。对抗疫情这么久,年轻的彭亚玲对这种无力感并不感陌生。哭过之后,她还有更多事情要扛。

金银潭医院女护士:“爷爷住进我的病区6天后去世,那一天奶奶确诊”

  病区里需要她的患者还有很多,“爷爷去世那天,奶奶也被确诊感染,在黄陂一家医院住院。”她声音低沉,小声说。

  沉默了一会,她说,目前家里的叔叔伯伯们在隔离,奶奶在医院病情还比较稳定。现在她所在的病区里,每天都有人出院了,在院的患者也都病情稳定,这让她感觉到一些欣慰。

  “我会继续战斗下去!”她说,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疫情早点过去,所有患者都能顺顺利利康复,回归正常的生活。

  她会继续地努力下去。

金银潭医院女护士:“爷爷住进我的病区6天后去世,那一天奶奶确诊”

  来源:楚天都市报

  记者:陈凌燕 通讯员刘露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 楚天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