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中西混搭,我们“踏浪”

光明网显示图片

  作者:吴越

  身着白衣,拨动琴弦,共同奏响一曲中西合璧……11月5日、6日晚,作为第二十一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特邀项目的上海民族乐团原创音乐现场《共同家园》两度上演。舞台上,由中国琵琶演奏家俞冰和西班牙吉他演奏家大卫·胡尔贝·贾斯贡共同演绎的《踏浪》格外引人注目。

  对于激情洋溢的西班牙弗拉明戈音乐,观众们其实并不陌生。不过,与中国传统乐器琵琶合奏的“混搭”版本,许多人还是头一回听。和其他的演出曲目相比,这首仅由一把琵琶加上一把吉他演奏的乐曲,在体量、规模上并不占优势。但凭借着演奏家高超的技法和高昂的情绪感染力,它不但牢牢地吸引着全场观众的注意,还引得不少观众一边听一边跟着节奏律动。

  看着两位演奏家在台上的无间配合,人们也许很难想象,在来到中国之前,从小接受西方音乐教育的大卫对东方传统乐器几乎一无所知。

  大卫告诉记者,在西班牙特鲁埃尔的音乐学校学习古典吉他时,他就对中国种类丰富的民族乐器有着“朦胧的好奇感”。曾经,通过一些电影和电视剧的配乐,他能听到一些东方的乐曲,但对于不同音色和不同曲调所对应的演奏乐器还是毫无概念。“那时,我连琵琶的名称都叫不出来,更没想过有一天会与之合奏。”大卫坦言。

  直到上海民族乐团递来了演出邀约,大卫感觉到,与中国音乐和中国音乐同行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来了。

  当时,上海民族乐团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核心理念,构想创作一台将世界五大洲的艺术之声与中国民族音乐融合的音乐会,探索民乐的国际新表达。于是,演出中除了中国观众所熟知的二胡、竹笛、琵琶、笙等民族乐器之外,还加入了许多重量级“外援”,比如源自非洲的金贝鼓、非洲笛、邦加鼓、康加鼓,来自南亚的塔布拉鼓,来自俄罗斯的三角琴、古斯里琴、多姆拉琴,来自丝绸之路的萨塔尔、艾捷克、陶布秀尔,以及来自西班牙的弗拉明戈吉他等等。其中,代表着西方弹拨乐器的吉他与代表着东方弹拨乐器的琵琶在第三篇章“和合相谐”中“单打斗琴”,共同演奏由作曲家黄磊专门为演出谱写的曲目《踏浪》。

  当中国琵琶与西班牙吉他相遇,究竟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对于这个问题,俞冰和大卫一开始都没有确定的答案。在他们看来,弗拉明戈音乐有着浓烈的感情色彩,在弹奏技巧上自成体系,而琵琶是一种音域广阔、音色多变、表现力丰富、感染力强的乐器。两种极具个性的乐器强强相遇,如何在不“打架”的情况下发挥各自所长,考验着演奏家对音乐的理解,更考验着彼此的配合。

  为了把最好的演出献给艺术节的观众,俞冰和大卫用了半年时间进行磨合,努力从对方的角度揣摩演奏力度和情感的表达,力求让弗拉明戈音乐之魂的激情与古老东方乐器的深情完美融合。

  俞冰告诉记者,自己和搭档大卫一致认为,融合了中西音乐元素的跨界音乐应该是更加自在逍遥的,所以两人不会过分追求每次排练时的快慢、轻响都要完全一致。“如果今天兴致特别好,那我们就会演奏得快一些,如果今天感觉情绪比较懒散,那我们就会松弛一点。”大卫解释说。

  松弛不等于松懈。大卫坦言,自己来上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早就听闻这里的观众“不简单”,聆听艺术节演出的观众更是“藏龙卧虎”。他说:“我知道上海的夜生活非常丰富,不但有高水平的演奏家,还有很高音乐鉴赏水平的观众。就像我的故乡西班牙一样,这里的人们对于音乐的热情非常高。”为此,大卫铆足了劲,想让这些专程来看演出的观众们感受到音乐所带来的超越语言、国籍的快乐。

  令大卫兴奋的是,连续两晚在上音歌剧院的演出都得到了观众的热烈掌声,其中还不乏一些来自自己的外国朋友的赞叹。大卫用中英文夹杂着对记者说:“我的老外朋友都觉得非常震撼,原来中国乐器种类这么丰富,演奏起来这么动听!”

  艺术节的演出虽已落幕,但对大卫来说,这只是个开始。“和琵琶的合作给了我信心,希望未来有更多的机会与中国的民乐演奏家们合作,呈现更多元的音乐内容。”大卫的话语中满是坚定。

来源: 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