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门边境的“任性”女警

新华社昆明6月17日电(记者王研)18岁,她“任性”地报名当兵,成为一名边防战士;转改后,家人想让她回家,她却“任性”地留在了祖国西南边陲。德宏边境管理支队芒市边境管理大队女警任莎莎从未后悔过自己的选择。近5年来,她先后参与查获毒品案件12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38名,缴获各类毒品370余公斤,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累累战绩让她觉得,值!

爱哭的任性小女儿

1993年出生于四川南充的任莎莎,18岁时高考失利。作为倍受宠爱的小女儿,她和家人间产生了摩擦:父母希望她能复读,她却坚持要当兵!

任莎莎想当兵原因很多。外公是老革命,任莎莎从小去姥爷家看的是军用水壶、子弹壳,听的是外公讲述部队生活。从那时起,齐刷刷的步伐和绿色军装就成了心之所向。这种想法在高中时得到强化:她曾看到同校女生和男友吵架,大哭着被对方拽上了车,任莎莎想冲上去相救,但却不敢。这种无力感,让任莎莎希望能在关键时刻拥有强大力量。

“部队肯定能给我这种力量!”任莎莎瞒着父母,直接在网上报了名。接到通知后,她才鼓起勇气告诉父母实情。

光体检就4次!重重筛选后,任莎莎终于踏进了面试大门。当面试人员问到“想去哪个部队”时,她大声说:“只要能当兵,去哪儿都可以!”面试后她信心十足地提前剪好了短发。

知道被录取的那一刻,她激动地迅速收好行李。但在亲戚朋友相送时,她却忍不住哭了出来。到了报到地点,换上迷彩服、戴上大红花的任莎莎前一秒还欣喜地让父母给自己拍照,后一秒就在跟父母告别时又哭了,这毕竟是她第一次离开家。

从成都到昆明,从昆明到普洱,从普洱市区到大山里的训练基地……到部队时已是凌晨,领了被子枕头就赶紧睡觉。任莎莎翻来覆去睡不着,又哭了起来:“怕吵到别人,只敢自己默默在被窝里一抽一抽,就这样过了一夜。”

出人意料的是,爱哭的任莎莎在训练场上却很生猛。高强度训练中常有女兵晕倒,极限时任莎莎想“我也晕倒算了,毕竟我也是个女孩子嘛!”但她总能坚持下来。排长说:“人家四川小姑娘都是柔柔弱弱的,你是个例外!”

“例外”的任莎莎给父母打电话时,又成了家里那个娇气包。一周一次电话,“每次我都要酝酿一下,告诉自己千万忍住,但第一个月每次都说着说着就哭了。”后来队长实在看不下去了,劝大家:你们倒是通过哭表达了对父母的思念,有没有想过她们?这七天过得会有多煎熬?那个瞬间,任莎莎仿佛一下长大了:“我只想释放压力,却没考虑过父母的感受。”自此以后,她再也没有哭过。

好饭不怕晚!

2013年3月,新兵们收拾好东西列队等待分配。“任莎莎,德宏公安边防支队雷允边防检查站!”被念到名字的她有点懵,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来没听过?

坐着大巴车,任莎莎听了接兵干部的介绍,这才知道德宏是在毗邻缅甸的边境线上。快到畹町口岸时,干部指着对面说:看,那就是缅甸!此时她才知道,自己即将守卫的,是祖国的西南边陲。

雷允是一线检查站。工作头一年,任莎莎听了老兵们传授的查缉技巧,信心十足:“我满以为自己综合素质挺强,很快就能查到毒品。”但半年过去了,任莎莎啥也没查到。她对自己产生了强烈怀疑:是我能力不行?运气不好?我咋就比别人差?老班长看出来,找她谈话:“不要有心理负担。只要你认真工作,总会查到!”“你看我经常立功,觉得我很厉害?我第一次查到毒品,是当兵四年以后!”“好饭不怕晚!”

2013年12月的一天,一名缅甸女子和中国丈夫同乘一辆旧摩托车驶到检查站,男子称女子病重无法行走,自己拿着证件去登记了。任莎莎对车辆和行李物品进行检查,查到女子随身携带的小包时,对方神情有些奇怪。她仔细捏、看,发现包有个夹层,打开来,里面放着几根奇怪的吸管和药瓶——吸管两头用火烧后密封,中间是白色粉末,小药瓶里是红色片剂。“这是我吃的药。”女子很紧张。此时,任莎莎几乎已经确认了白色粉末是海洛因。她大喊“班长!快过来看看!”班长走来扫了一眼:“可以呀!查到东西了!海洛因,冰毒!”这一次,她查到了200多克毒品。

优秀的侦查女警

工作没多久,任莎莎已不满足于在查缉点查车,她主动报考了公安边防部队士官学校,并选择了刑事侦查专业。案发现场勘验、物证提取……她以强烈兴趣努力学习,2016年毕业时,任莎莎被评为优秀学员。“我学这个就是想破案!”在任莎莎强烈要求下,她调动到了原德宏公安边防支队芒市边防大队侦查队。

第一次办案,任莎莎主动请求采集指纹:“这可是我最拿手的!”一顿操作下来,她懵了:怎么跟学校里不一样?真正的嫌疑人一点也不配合,采下来的指纹根本没法用!“这样可不行。”老侦查员带着她又重新做了一遍。任莎莎深受打击,从此更努力了。

等能独立办案,已是2019年底,边防部队即将转改,此时可以退伍,也可以参加考试转改为公务员。父母都希望她回四川,但任莎莎又“任性”地选择了后者。她实在喜欢这份成就感满满的工作,“查的毒品也就十多公斤”,看似轻描淡写,其实是充满喜悦的“凡尔赛”。

2020年10月,任莎莎和同事根据线索来到昆明某停车场办一起毒品案,一蹲就是十来天。这天,化装成服务员的任莎莎穿着脏围裙,坐在餐馆里观察。发现一辆轿车鬼鬼祟祟围着停车场转悠了许久,她敏锐地把车牌发给了后台研判。“头天才到昆明的外地车!”轨迹分析后基本锁定。不一会儿,车上下来一男子进入停车场,找到一个轮胎,招呼轿车过去装货。两人刚打开后备箱准备放轮胎时,周围突然冲上来一群人,包括穿着围裙的任莎莎!最终,警方从轮胎里发现了14公斤海洛因,又在副驾驶脚垫下发现了手枪和十多枚子弹。“说真的也后怕。但两个罪犯最终判了无期,受到了惩处,我觉得值!”

办案这些年,任莎莎扮过游客、快递员、酒店服务员、公司前台、清洁工,也扮过小区保安的女朋友,她见过奄奄一息的吸毒者,也见过恐惧到瘫软的罪犯。“有次追一个嫌疑人,追得他直喊‘抓我吧,我跑不动了,跑不动了’。”任莎莎说:“其实我也很累。但我是警察,我必须坚持!”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