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边防战士寄围巾10多年,为这位老党员的拥军情怀点赞!

3月10日,解放军报刊发图片报道《一针一线都是爱》之后,相继有多个边防连队官兵打来电话或者发来照片。原来,他们和巴依木扎边防连一样,都收到了老党员赵中福和老伴寄来的围巾。官兵们特别想通过本报讲述收到围巾后的温暖,并向这两位老人表达最真诚的谢意!

正在河南老家休假的北部战区某边防旅排长柯青坡听说此事后非常感动,几经辗转找到赵中福,代表边防官兵当面向老人致谢!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海拔4300米的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分享边防官兵们收到围巾后的感动;跟随边防排长柯青坡走进赵中福老人家里,零距离感受这位老党员的拥军情怀!

“看到它,感觉高原的冬天没那么冷了”

■陈少杰 李文斌 解放军报特约通讯员 胡铮

巴依木扎边防连收到赵中福老人寄来的围巾。肖攻 摄

阳春三月,江南水乡早已草长莺飞,西北边陲却依旧冰天雪地。尽管外面空气寒冷,但新疆喀什军分区克克吐鲁克边防连的官兵们却发自心底地感到一阵阵暖意。

前不久,这个连队接收团部送来的给养物资、训练器材时,意外收到了两个特别的包裹,瞬间让全连官兵沸腾了起来。

克克吐鲁克边防连收到赵中福老人寄来的围巾。李建阳 摄

在官兵的注视下,指导员李建阳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款式不同、颜色各异的40多条围巾。仔细端详,围巾上的针脚细密却不规则,不难看出:这些围巾都是手工编织的。

该连常年驻守在海拔4300米的帕米尔高原,守防点位大多在海拔5000多米的冰川达坂,冬季大雪封山长达5个月,最低气温可达零下30多摄氏度,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官兵的保暖工作显得尤为重要。

木吉边防连收到赵中福老人寄来的围巾。詹乐腾 摄

欣喜之余,官兵们取出包裹中的围巾,相互传递着,感受着浓浓的暖意。但这又是谁寄来的呢?李建阳按照包裹上留下的联系方式拨通了电话,得知对方正是给很多边防连队寄过围巾的赵中福和张娥梅两位老人……

代表全连官兵表达完谢意后,李建阳决定,把这些珍贵的围巾用作对巡逻标兵和训练标兵的奖励。

卡梅斯台边防连收到赵中福老人寄来的围巾。王首允 摄

中士孙晓坤是连里的训练标兵,他如愿获得了一条黄色的围巾。平日里,他舍不得戴,就放在内务柜里。孙晓坤说:“这是我当兵以来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看到它,感觉高原的冬天没那么冷了!没啥说的,我肯定把武艺练精,把边防守好,让人民放心!”

“感谢社会各界对边防官兵的关心厚爱,也许我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但一定有人挂念!边关有我们,请放心!”正如李建阳给老人的回信中所言,连队官兵纷纷表示,要把这份鱼水深情,转化为戍边守防的不竭动力,扎根高原、建功边防。

祖孙四代的拥军情

——一位边防排长对话赵中福老人一家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排长  柯青坡

赵中福、张娥梅老两口和他们的纺车。(照片由作者提供)

柯青坡:赵爷爷您好,我是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排长柯青坡,2018年军校毕业后到祖国北疆担任边防排长,今年是我为祖国守边的第3年。

这两天,我正好休假在家,在网络上看到您给边防官兵寄围巾的故事后,十分感动,非常想见到您,所以就冒昧地找过来了。我和战友们特别想知道您为什么会给边防官兵寄围巾,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到现在大概寄了多少条了?

邮寄前,老两口将围巾打包装箱。(照片由作者提供)

赵中福:没有为啥。非要说起来,我爹解放前曾担任过农会主任,是当时全村唯一一名地下党员。我至今还记得当年他对我说:“送信要保密,不能让别人知道,不能送给别人,要送给指定的人,如果发生紧急情况,就是把信吃掉,也要保证信的安全。”

解放后,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我又跟着我娘一起炒面、烙饼、织花、纺布、纳鞋垫,然后通过政府送到前线去……

10多年前,我从电视上看到边防战士们在大雪中站岗巡逻,一张张小脸冻得通红,就想着应该像当年一样为他们做点儿什么。后来就想到了给他们织围巾。至于你说寄了多少条,我真没数过,反正到现在已经寄了10多年。

柯青坡:在寄围巾的过程中,您有哪些印象深的事,有啥困难?

赵中福老人就是骑着这辆电动车去邮局寄围巾。(照片由作者提供)

赵中福: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去邮局的路上,我们开的电动三轮车没有电了,那天刚好又下起了雨,因为怕淋湿了要寄的围巾,我们就一边推车,一边护着,就是不想让边防战士收到的围巾是湿的……

要说困难,只有一件事,就是刚开始的时候,长河(老人的孙子)在网上查到的部队地址好多是错的,结果寄去的围巾被退了回来。

柯青坡:我刚才看到和您一起织围巾的是一个小女孩,她是谁?

赵中福:她是我的重外孙女申嫚,今年13岁了,她从7岁起就开始跟着我们一起织围巾。

柯青坡:听您这么一说,我觉得有点全家总动员织围巾的意思!我看到您家里墙上挂着许多奖状,您儿子赵红亮因为捐资助学、支教助农荣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我特别想知道您是怎么培养出来这么优秀的儿子的?

赵中福:在红亮能听明白好赖话的时候,我就开始培养他为党作贡献,告诉他要为党奉献一切,懂得感恩。我对我们全家人的要求都是这样。打小我爹一直对我说,在困难危险面前,不仅共产党员要冲锋在前,共产党员的家人也要冲锋在前。

(电话连线在海南大学当老师的赵红亮)

柯青坡:赵老师您好!我现在正在您老家和您父亲聊天。听说您之前捐资助学的时候用的名字叫“向群弟”,我特别想知道您当时为什么选择用这样一个名字?

赵红亮:原因很简单,因为崇尚当年在抗洪中牺牲的英雄战士李向群!

柯青坡:原来如此。听说您的侄子(赵长河)马上也要去当兵了,并且希望去新疆,您有什么想对他说的?

赵红亮:应该说,以不同形式来爱国拥军就是我们家的家风!现在我父母年纪大了,也轮到儿孙辈接过他们的担子了!长河马上要当兵,我希望他不要怕吃苦,吃苦就是吃补。另外要谨记:有国才有家,到了新疆边防线上,要练好本领,守好我们的国家。

(即将参军的赵中福老人的孙子赵长河正在旁边的房间里整理行囊)

柯青坡:长河,我看你的行囊里还放着一条围巾,这是要带去部队吗?

赵长河:这条围巾是我外甥女申嫚织的。我带着这条围巾去部队,就是想时刻提醒自己,虽然我暂时离开了家,但我的家人们都在注视着我,期望着我在部队好好干!

柯青坡:说得好!马上就要入伍了,你有什么想对我们边防战友说的吗?

赵长河:套用一句歌词吧——小时候,我和爷爷一起给你们织围巾;长大后,我就要成为你!我会像所有边防战友一样,替祖国和人民守好边防!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21年4月8日第8版)

来源:中国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