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观察丨伊核问题又到“临界点” 解铃还须系铃人

23日,伊核问题迎来新的“临界点”:根据伊朗议会早先通过的法案,如果外界对伊制裁不出现“松动”,伊方将从23日当天起停止履行基于伊核协议的“自愿透明措施”,包括不再执行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签署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即不再允许IAEA人员“突击检查”伊朗核设施。

为找到“符合伊朗法律且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IAEA总干事格罗西已于日前访问伊朗,与伊方达成一份为期三个月的临时特别协议,以便在时间表有所改变、准入度有所下降的情况下继续IAEA对伊朗核活动的监督核查工作。

△IAEA总干事格罗西21日在德黑兰会见伊朗外长扎里夫

与此同时,作为当前伊核问题僵局的始作俑者,美国的一举一动成为各方关注的最大焦点。已经原则承诺将重返伊核协议、却迟迟未见实质性动作的拜登政府将会如何迈出下一步呢……

要不要谈?怎么谈?

当前的伊核问题僵局源于美国特朗普政府2018年5月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以及恢复并加码对伊制裁。作为回应,伊朗在承诺相关措施“可逆”的前提下逐步中止了对协议部分条款的履行。

今年1月拜登政府的上台一度让各方看到希望,然而迄今为止,美伊围绕“谁该迈出第一步”的问题一直僵持不下。伊朗强调,美国应首先纠正自身错误,即重返协议并解除制裁;美国则要求伊朗首先恢复完整履约。

△伊朗总统鲁哈尼早在拜登就职当天即明确表示,如果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伊朗也将完全遵守协议义务。

为打破僵局,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近日提议,举行伊核协议参与方加美方的非正式会谈,以推动美伊双方重回协议轨道。随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发表声明称,美方将接受邀请。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

与此同时,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临时代办致信安理会,宣布撤回特朗普政府去年单方面宣称联合国对伊制裁已经恢复的有关信件。另外,美方还通知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其成员在美国国内的旅行限制将回到特朗普政府宣布有关禁令之前的状态。这些举措均被外界解读为拜登政府释放的“积极信号”。

但是姿态代替不了行动,事情还远不乐观。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日前表示,美国与伊核协议参与方会谈前,不会采取放松制裁之类的“额外行动”换取伊朗配合。而伊朗外长扎里夫则重申,如果美国想要挽救伊核协议,就必须首先取消对伊制裁,伊朗方面不会为求打破僵局而率先迈出第一步。

宁夏大学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也认为,伊核问题僵局完全是由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而造成的,要打破僵局,美国理应迈出第一步。

李绍先:“现在的情况已经比较清晰了,美国必须迈出第一步。伊朗现在需要的是美国的行动,美国不解除制裁,伊朗是不答应的。所以非正式会谈实际上是一个折中方案,是欧盟居中调停的结果。从现在的情况看,美国和欧盟都比较急切地希望回到伊核协议中来,因为拖得越久,伊朗越出红线的范围就会越大,这对于整个不扩散核武器体系来说将是一个现实威胁。”

美国国内“排雷”不易

特朗普政府虽已成为历史,但其留下的“政治遗产”仍在美国大有市场。伴随着拜登政府在伊核问题上的一系列动作,美国国内保守派势力的掣肘和抵制也愈演愈烈。

俄亥俄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迈克·特纳近日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称,2015年的伊核协议存在“致命缺陷”,拜登“激进”的外交议程是在颠覆美国的中东政策,让伊朗“有机会成为一个核国家”。

△迈克·特纳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在一份声明中指责拜登对伊朗的姿态“完全不计后果”,“总统必须明确表示……在未来四年里,美国不会被伊朗牵着鼻子走”。美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中的共和党籍最高官员、得克萨斯州联邦众议员迈克尔·麦克考尔则敦促拜登政府利用美国的制裁作为“杠杆”,推动达成一项涉及内容更广泛的协议。

△福克斯新闻网报道截图

早已在国际外交领域声名狼籍的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也加入了抨击拜登“新政”的行列,“教导”本届政府不应重犯在伊核问题上的“错误”,同时危言耸听地警告称,“采用欧盟的迁就模式,势必会让伊朗走上发展核武器的道路”。

△福克斯新闻网报道截图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郭宪纲分析认为,美国国内目前面临诸多挑战,伊核问题僵局的化解前景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美国两党的政治博弈。此外,拜登已明确表示要优先解决国内问题,因此,伊核问题在议事日程上不会成为最优先事项。

郭宪纲: “美国国内现在面临的问题很多,疫情、风暴,包括经济恢复,都是拜登政府上台后首先要处理的事务,外交事务被排在了第二位。而在外交事务中,美国要优先恢复与欧盟等盟友的关系。但重返伊核协议对于拜登政府也非常重要,否则美国和欧盟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就无法解决,双方合作就会受到影响。”

策划丨王坚

记者丨林维

来源:环球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