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做监制,段奕宏:我啥都没有,唯有“表达”

首次做监制,段奕宏:我啥都没有,唯有“表达”

2021-09-06 20:01来源: 北京头条客户端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要不我拿把带靠背儿的椅子吧,这椅子没靠背坐着难受。”工作人员说。

  “那画面不好看了吧,就这么着吧。”段奕宏说。于是,他佝偻着背,谈了30多分钟。就像一个老爷们儿,坐在马路牙子上,跟另一个老爷们,聊着。只是,手里没有了一瓶“大绿棒子”。

  “我啥都没有,资源、人脉、对市场的判断……”第一次做“监制”,段奕宏对自己竟敢踏出演员的舒适区也很好奇,“但是我有创作的欲望和表达的义务”。

  9月9日,段奕宏首次担当监制并担任男主角的网剧《双探》将在腾讯视频播出。这天开始,“他”将暂时地远离文明,闯进一片蛮荒。

首次做监制,段奕宏:我啥都没有,唯有“表达”

  放弃“烧脑”

  北青-北京头条:我们如何理解《双探》这个片名?

  段奕宏:任何一部片子在起名字的过程中都会受到一番周折。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双塔”这个名字,而且片子故事发生地也虚构在“双塔”这个地方,但没想到,我们一查还真有双塔这个城市。我们怕有人对号入座,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们在拍摄前和过程中都没有给本片起名字,因为我们发现一部作品的质量、是否耐看、人物的活跃与否都需要一个长时间的探索,经历完之后可能会想出一个名字。结果最后选了“双探”,我个人觉得好像有些民国气质,但是大家都觉得不错,包括平台。

  “双探”中这个“探”字本身的含义也不太一样。作为警察的李慧炎,他“探索”的缘起是一桩绑架案,大鹏塑造的周游其实是在找寻自己,也在“探索”父亲过去的故事。这部片子是一部由“探寻”开始的故事。

  北青-北京头条:《双探》的这个名字很有一种“二元对立”的感觉,包括片子的海报也是“黑白”两色构成,本片要给观众传达怎样的一种“善恶”“是非”“黑白”观?

  段奕宏:在“善恶”上面,肯定是要划分清楚的,但在人性层面,它又不能简单、粗暴的去认识。 所谓简单,就是说老段这次又塑造了一位民警,我确实由于创作上的便利,接触过不少警察,他们都是真实的人,经历的都是真实的案件,但是为什么出现在作品当中,这些人和事会容易被拍“假”?这是对我们创作者提出来的一个很迫切的问题。

  同质化的作品确实不少,创作者通过作品去探讨不同的可能性确实费劲,本片中的李慧炎又是一个刑警,我感兴趣的是,刑警是他的职业,是他的精神力量和信仰。我所思考的是,这种信仰在不同的时间里和空间里,还能那么“坚硬”吗?因为他是一个肉体一个人。这是我所感兴趣的,我想放大它,扩大它。

  “双塔”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对于李慧炎来说是头一遭。在零下几十度的情况下,他的信仰能坚持多久,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他有晃范儿的时候吗?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会最后坚持下来——这就是人性。这是我想讲《双塔》这个故事所“探寻”的。

  我们曾经一味地想去寻求一种烧脑情节,一味寻找那种不断反转的故事讲法,确实有点捉襟见肘。说心里话,我们真是有点力不从心。当我们在故事情节上一味去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就会忘掉了支撑它的那种东西。这种平衡和我们想去“够”的那种东西总是达不到一种分寸感,结果倒是把我们擅长去发现生命本身意义这种能力给淡化了。

  于是我们就毅然决然地放弃了那种寻找“烧脑”的做法,而重新再找一种方向,即我们《双探》最终到底想要表达的那种意义。

首次做监制,段奕宏:我啥都没有,唯有“表达”

  流量面前的平衡与痛苦

  北青-北京头条:当放弃“烧脑”和“悬疑”的时候,是否也意味着放弃流量了呢?

  段奕宏:观众的审美对于创作者来说是一把“双刃剑”。我们当然需要了解当下观众的审美需求,但是我们一味地妥协,一味地迎合,我们自己是否能承受得起。

  我不是去要强调我们以前是一个做电影的团队。但是,做电影的一个团队,或者说一个比较有文艺气质的团队,做一部网剧,它一定有它的局限性,它容易孤芳自赏——你怎么理解无所谓。但是网剧不是这样的,它需要更多的观众去读懂你想说的故事和要表达的想法。这是我们要做的功课。

  但是,一部作品不可能让所有的观众满意,否则对于我们来说,就没有坚持——我们在哪儿?这部作品现在的呈现,是经过我们的团队深思熟虑的一种结果,它一定会有不完善的地方,但它就是我们两年前的水准了。既想挖掘人物自身的情感,又想探索文明与蛮荒的界限以及人性的真实,这种情况下,再去寻找所谓的故事情节的反转、 桥段设置的烧脑,这种平衡确实很难。

  我们也看过一些西方片子,情节非常抓人。但是做到那种严丝合缝的人物形象、人物质感和人物的灵魂塑造,那是难上加难。要想做到那种效果,至少要做到两年之上的剧本打造。所以我们步子小一点,稳妥一点,放大一些我们擅长的、注重的。

首次做监制,段奕宏:我啥都没有,唯有“表达”

  北青-北京头条:“孤芳自赏”与“坚持自我”的边界在哪?

  段奕宏:创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最后能够收获最大的效果。但是这背后还有一个问题: 你是否考虑过你作品的接受群体的审美。《双塔》的创作前期,平台提醒我们,作品里还是要有一个符合“大数据”的东西。我不是要去拒绝大数据,而是说在我们保持自己风格和表达的情况下,去更多地吸引观众。

  例如有些创作者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让90%的观众喜欢,我说我就想70%,另外30%的观众我可以不去顾及,不去迎合。这一点一定要提前说透了,不要说最后因为这少了的30%观众而感到遗憾。你必须在创作之前就要舍去一些东西。

  北青-北京头条:这个过程痛苦吗?

  段奕宏:痛苦是在“平衡”上,但比如说我们就认定这“70%”,他就不痛苦了。就怕我们一会又想80%,一会又要达到90%……这就痛苦了。

  北青-北京头条:在这方面,平台给你们的压力大吗?

  段奕宏:如果没有平台的支持,《双探》不会这么快完成。我也好奇为什么他们对我们这么一个小的团队会那么信任,后来我才明白,他们就想打造一个口碑,打造一个在乎内容的作品。为此,他们也要放弃点什么东西。因为他们做的一些市场比较认可或者数据认可的作品,确实不是我们擅长的。

首次做监制,段奕宏:我啥都没有,唯有“表达”

  表达的义务

  北青-北京头条:监制与演员,您更擅长哪个身份?

  段奕宏:我更擅长的是演员。之前,我一直是排斥“监制”并挣扎于这个“身份”的。因为在我的内心,“监制”是需要仰视才见的,他是要对一部作品的艺术水准和价值承担责任的。其次,他个人要有丰富的人脉关系,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资源”。再者,他还能够对当今市场的一个判断。而我,啥都没有。

  北青-北京头条:什么都没有就敢当监制啊?

  段奕宏:你算把我问住了——我太自不量力了吧。我是“嗨”这个身份吗?不是啊。因为走到今天,我一直认为我清醒地保护着一种演员的生活圈,一个创作者尽量该有的舒适区。 另外,我也担心外界对我增加的这个身份的一种质疑。所以在开拍了,我都没有迟迟答应“监制”这个身份。

  从筹备到开拍,我发现我不用纠结“监制”这个身份,就保持一个创作者的身份,只是我的话比以前说得多了,与人交流的多了,有没有监制的身份都ok,没有让我那么烦躁。其实以前,我就是演员的时候,也会就服装、化妆、场景等等发表自己的意见,我也听到了一些人的质疑,我自己也会问自己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但谁也没规定一个演员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太不懂事儿了吧”,可是一个演员应该懂什么事儿呢?

  可是,把我放进一个创作者的团队里面,我不分这些东西,就是觉得我深读了剧本、深挖了这个人物,我感受到了生活的场景,我有创作的欲望、表达的义务——对,表达的义务。

  北青-北京头条:您之前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演员的舒适圈里呢?

  段奕宏:我不想关心太多的事儿。因为杂七杂八的声音会让我的心里有一种烦躁。这种烦躁其实就是一种逃避。我还没有练就那种成熟的心态,即我看到了什么还能保持一种心静。

  走出光环

  北青-北京头条:您这次饰演警察李慧炎。这个警察形象与以往的警察有什么不同,我看他也有很多小缺点或者小毛病,例如给家里挖排水沟却赖着人钱?这个一直没埋上的水沟又有着怎样的含义呢?

  段奕宏:真实,是我和这部戏所追求的。真实一定来自于人物和他所生活的背景、场景、家庭和性格等等。我们所要求和强调的是一定要有“土壤”的气息。只有建立这种土壤的气息,它才会对观众有一种代入感,而观众才会觉得这个人是我们身边的一个人。李慧炎就是延续这种思路去创作的。

  例如水沟是有寓意的。当整个16集结束后,李慧炎经历了人生头一遭的生与死。最后,这个沟埋与不埋变得不重要了,人是需要去经历的,信仰只有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洗礼才会更加的坚硬。

  北青-北京头条:作为知名演员,人们嘴里经常会说的“影帝”,如何走出这个光环,体验所谓普通人的生活?

  段奕宏:光环对于演员来说重要,它会给演员带来更多自己想拍的作品的机会,因为演员是被动的。但光环也会带来麻烦。迷恋光环,对于创作者来说,是一个可怕的迹象。

  如果一名演员还有愿景,还想在艺术之路上不断地上升,爬坡的阶段可能是最为重要的。我慢慢地去适应和享受爬坡的这个过程。

首次做监制,段奕宏:我啥都没有,唯有“表达”

  北青-北京头条:普通人会不会跟你天然地产生距离?

  段奕宏:去做!拍《烈火灼心》的时候,我在厦门体验生活16天。我专门在过年的时候去接触他们(警察)。其中派出所的一位副所长就不待见我。他是靠业务起来的,破了好几起大案,眼睛都不“夹”我。我跟他们待了三天,发现警察就把我当作一名演员而已。

  我专门找那位不待见我的民警,在大年初二的时候,跟他从早上8点多聊到凌晨4点钟。最后,他把我从五楼送下来,又送我上车,这就说明他接受了我。没过几天,我听他们民警说,这位副所长在大会上说“我没见过一位明星、演员这么下生活,作为民警,我们应该看到……”

  外面的声音,我们是无法左右的。但是从毕业到今天,作为一名演员,你选择了属于你自己的方式和方向,那么你就去做,时间会证明的,作品会证明的——我们不是说一套做一套。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乔颖 满羿 杨文杰

  摄影/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郝羿 李娜

 

[责任编辑: ]
阅读剩余全文(
为你推荐
当日18时许,41301次列车到达内蒙古额济纳站。新华社记者 贝赫 摄  10月22日,首趟支援内蒙古额济纳旗防疫物资列车到达额济纳站。新华社记者 贝赫 摄  10月22日,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阿拉善盟大队额济纳旗中队指战员在搬运物资。
23
10月21日,在北京展览馆举行的国家“十三五”科技创新成就展上,工作人员展示中国商飞公司的人机共驾智能飞行研究平台。现场共分12个展区,包括百年回望、基础研究、高新技术、重大专项、农业科技、社会发展、区域创新、开放合作、科普等展区。
23
近年来,张掖市甘州区利用山坡、戈壁大力开发太阳能光伏发电,有效推进了绿色发展和低碳发展,实现了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和谐统一 新华社发(周洋摄)  10月22日,东光县第三实验小学学生在特色体育课上体验陆地冰壶项目。
23
新华社发(白成旭 摄)  陕西省延安市至吴起县的高速公路穿过披上绿装的吴起县山峁(2019年6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这是位于宁夏固原市西吉县的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园(2021年10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
22
10月21日,小学生在平度烈士陵园为碑文描红。当日,山东省平度市实验小学组织学生来到烈士陵园,开展“铭记历史缅怀先烈”主题活动。学生们为革命先烈擦拭墓碑、描红碑文,追忆先烈光辉事迹,珍惜当下美好生活。
22
10月21日,社区工作者在宁夏银川市金凤区森林半岛小区为隔离居民运送生活物资。宁夏本轮疫情发生后,当地及时启动应急响应,全面开展摸排、管控、核酸检测、环境消杀、病例救治,提醒群众做好自查申报及个人防护,全力控制疫情传播蔓延。
22
截至10月20日7时,内蒙古自治区现有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例,境外输入复阳病例1例(在兴安盟乌兰浩特市),本土确诊病例12例(锡林郭勒盟二连浩特市7例,阿拉善盟额济纳旗5例)。
21
当日,4700多名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志愿者通过线上线下结合方式宣誓上岗。当日,4700多名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志愿者通过线上线下结合方式宣誓上岗。当日,4700多名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志愿者通过线上线下结合方式宣誓上岗。
21
10月20日,农民驾驶收割机在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郯城街道田间收获水稻。据农业农村部20日消息,目前秋粮收获近八成,近期的连阴雨对产量影响总体有限,秋粮增产已成定局。据农业农村部20日消息,目前秋粮收获近八成,近期的连阴雨对产量影响总体有限,秋粮增产已成定局。
21
10月15日,在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月球样品洁净室,田恒次副研究员在处理月球样品。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10月15日,在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月球样品洁净室,田恒次副研究员在处理月球样品。
20
载入更多资讯
返回
返回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点击右上角QQ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QQ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