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热爱,故探索创新——访湖北美院教授、省国画院人物画家钟鸣

湖北日报

  作者:王理略

  人物简介:钟鸣,湖北省国画院副院长、湖北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美术展并获奖。多次承担国家和省级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所作巨幅《辛亥百年祭·走向共和》和水墨《大欢喜》系列影响广泛。出版有10余部个人艺术专著。

  提到钟鸣,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位颇多创新的画家。独创的“笔法”和“皴法”以其颠覆传统和发展传统的超人胆识与智慧,完成了自身个性化笔墨程式与图式的独特创造,大家也都习惯将他的这种技法称为“钟鸣皴”。

  技法的创新离不开艺术家对绘画艺术的研究,更离不开对绘画的热爱追求。钟鸣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他二三岁的时候就在父亲的辅导下开始练习书法和绘画。小时候,钟鸣就显露出极高的绘画天赋,加上对美术的喜爱,总能让同样热爱绘画艺术的父亲感到欣慰和自豪。尽管家中不算富裕,但父亲每次都会从工资中拿出一部分,订阅各种美术类杂志,如《连环画报》《美术》等。

  每次拿到这些美术杂志时,钟鸣如获至宝,看到杂志上一幅幅大师的作品,他都会进行临摹学习。这段时间的刻苦训练,使得钟鸣在造型功力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用线造型的能力得到空前的提高。

  这样训练至高中快要毕业时,钟鸣又开始了写生的学习,当时买到一本外国素描艺术的小画册,通过自己反复训练,仍感觉不得法。在这关键时刻,钟鸣遇到了大画家周思聪的一位高足,回忆当时的情景,钟鸣说:“当时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偶然看见他在街头速写,那个时候正是我学速写碰到瓶颈的时候,经他给我讲了十几分钟怎么抓动态、怎么用线条去勾勒对象的神态、形象等,立刻就有顿悟之感,自那之后我的速写进步神速,是一个质的飞跃。”此后,钟鸣进入一个终生难忘的狂热时期,对速写的痴迷使他每天如痴如醉,日不思饭,夜不思寐,只想一张接一张地画下去。

  这样狂画了几个月,到了那年秋天,钟鸣又遇到了一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位老师,时值盛年的湖北省美术院油画家陈君凡。“老师的素描功夫非常扎实,我跟着他学习油画、素描和速写,在大别山朝夕相处有一个半月之久,可以说这一个半月的学习在原有基础上得到极大的提高,基本解决了我的素描和色彩问题,对我后面的学习影响深远。”

  在之后工作的几年中,钟鸣的速写和素描又受到顾生岳和费欣的影响。那个时候钟鸣决心今后一定要从事自己热爱的美术,志愿成为一名油画家。不想歪打正着却考取了湖北美院的国画系。凭借扎实的书法功底和速写功夫,大学的学习让钟鸣如鱼得水。“大学期间我的水墨人物受卢沉、周思聪和杜滋龄先生的影响,工笔则受何家英先生的影响很深。毕业后又遍习刘国辉、李世南等先生的作品,及至后来拜杜滋龄先生和赵建成先生为师,将南派和北派艺术的优点以及西画的诸多元素融汇贯通,并最终创造出属于自己个性化的作品。”

  在湖北美院求学时,钟鸣就敏锐地意识到,一个有作为的艺术家面对传统必须像李可染说的那样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研究中国传统艺术精华;身处当代又要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创造富有时代气息的独具个性的笔墨、色彩和图式。为此,他浸润在古今中外大师名作之中,于费钦、门采尔处研究人物造型规律,于卢沉、周思聪和何家英处探究水墨人物画和工笔人物画笔墨表现技巧,同时广涉古代传统绘画的研究,打下了坚实而全面的造型和笔墨基本功,因而他从大学一年级起就不断有作品获奖。1988年继获得二个年度的湖北省大学生优秀科研成果银、铜奖后,他构思完成的工笔画《舞》获得了香港《文汇报》举办的“中国当代名家书画展”金牌奖。大学二年级时表现湘西风情的课堂习作《风》获得1989年北京、台北和香港首次联合举办的“当代中国水墨新人奖”佳作奖(即二等奖),并且同其他八幅作品一道“是这次新人奖中为评委们所首肯的精品”,获得来自海峡两岸三地评委们的一致好评。尤其是《风》这幅作品,得到著名美术评论家蒋勋好评,“《风》一类比较纤细、精致的画风在台湾比较少见,不知是否会由此开一个新的风气。”

  因热爱,故探索创新!从踏上艺术征程开始,钟鸣就非常重视中国传统文化与美学理论的研究,他深知理论是艺术家的心灵之光,没有理论作指导的艺术家将会沦为技法的奴隶而丧失灵魂。钟鸣在理论上始终强调承延传统笔墨精神,提倡文化应连接过去和承启未来,既不割绝古典文脉,又明显亲合于现实文化关怀;艺术实践中,钟鸣又强调传统语汇与外来语汇的融合与再植,同时汲纳当代诸多艺术语汇精髓,建构传统与现代契合、东西方融汇的气势雄浑的个性化笔墨语言与造型图式。

  上世纪90年代,钟鸣又从藏传佛教壁画获得启迪,在画风上舍清淡而取热烈,舍空灵而取厚重,他强化了光感的变化、肌理的运用和线条的生动性,创造了“对染”的染法,综合地使用水彩、石色,以渲染与皴擦、罩色、平涂等技法相互结合,知名画家李松评价,“他想打破工笔与写意之间的鸿沟,进行了一种互补式的融会。”

  2008年,钟鸣开始创作的《人与自然·都市女郎》系列和《高士图》系列以及人物写生系列,特别是他的大型创作《守望》和《走向共和》的出现,标志着钟鸣水墨人物画进入了一个全新境界。这些作品无论是独特的构图形式,还是笔墨技巧和造型趣味以及它们之间的融合都有了创造性的发展。“钟鸣皴”这一笔法和皴法的出现,拓展了中国画的笔墨审美和用笔,融笔墨的肌理、痕迹和抽象笔法与具象笔法于一体,创造出全新的笔墨形态和图式。

  回望过去的成就,钟鸣坦言艺术道路永无止境,“下一步我希望自己的笔墨技法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完善、更具写意性,力求把‘钟鸣皴’推到一个全新的境界。”(王理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