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永根:“布衣院士”,勤俭爱国奉献一生

光明网显示图片

  9月的紫荆园,阳光和煦温暖。在华南农业大学院士广场的卢永根院士雕像前,三五成群的学生默默献上鲜花,纪念这位刚刚离开的老校长。

  卢永根长期从事作物遗传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保存了华南地区富有特色的野生水稻基因库。2017年罹患癌症后,他将毕生积蓄880万余元无偿捐献给华农,设立了教育基金,用于奖励贫困学生与优秀青年教师。

  8月12日,卢永根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9岁。根据生前遗愿,他的丧事从简,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遗体于当天无偿捐献给医学研究和医学教育事业。

  传承水稻“宝库”,动员学者归国

  “卢院士对科学实事求是,学风严谨,生活简朴,淡泊名利,晚年将毕生积蓄捐赠学校,反哺社会。这种奉献精神对我们是很大的激励。”曾受教于卢永根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刘耀光说,当年他赴日本留学后,卢永根接二连三写信动员他回国。最终,刘耀光回到华农潜心科研,成为学术大家。

  卢永根出生于1930年的香港,在抗日战争时期,战争的残酷让卢永根的民族意识开始觉醒。在香港培侨中学的3年学习中,他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逐渐成长为一个坚定的革命者。

  1952年,作为华南农学院的首批学生,卢永根在这里遇到了我国著名农业科学家、教育家丁颖。

  他继承了丁颖生前收集的7000多份野生稻种,后来逐步扩充到1万多份水稻种质资源,这成为我国水稻种质资源收集、保护、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宝库之一。

  20世纪80年代初,他带领团队研究水稻的杂种不育性,并和助手张桂权一起提出了水稻“特异亲和基因”的概念,以及应用“特异亲和基因”克服籼粳亚种间不育性的设想,被业界认为是目前对栽培稻杂种不育性和亲和性比较完整和系统的新认识,对水稻育种实践具有指导意义。

  作为一名老党员、老教师,卢永根以他的一腔爱国之情教育和感染了身边无数人。

  改革开放后,卢永根到美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亲人竭力说服他留下来,但被他坚定地拒绝。

  “我是中国人,祖国需要我!”

  从1983年开始,卢永根担任了13年华农校长。其间,他打破学校面临的人才断层困局,给有能有为的年轻人拓展了广阔天地。一大批优秀的青年科技人才在他的感召下,放弃国外的优渥生活回到祖国,成长为各自研究领域的中坚力量。

  华农副校长温思美回忆,1984年偶遇卢永根后两人多有深谈,卢永根力邀其毕业后回国工作。“正是卢院士对国家民族的热爱,以及为人为学的人格魅力吸引我来到华农。”

  为教育事业捐尽有用之躯

  2017年3月,卢永根及夫人徐雪宾将毕生积蓄合计8809446元全部捐赠给华农,成立“卢永根·徐雪宾教育基金”,用于扶持农业教育事业。这是华农建校108年来最大的一笔个人捐款。

  在慷慨捐赠的背后,是卢永根坚守一生的节约。他家里几乎没有值钱的电器,还在用老式收音机、台灯;没有全职保姆,过去常常在学校食堂与学生们一起排队打饭。

  对党和国家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以及对自己近乎严苛的要求,在卢永根的人生中一以贯之。

  他的秘书赵杏娟回忆:“卢院士发表的文章、发言稿、学术报告等都是他自己去收集材料、起草的。我根据他的要求整理后,他会认真修改文章的排版布局,反复推敲用词造句,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

  卢永根坚决不同意学校派专车接送他上下班,坚持走路,因私出行则会选择坐公交车;出差搭飞机时,他都是买经济舱;患病住院期间,他也要求秘书用公交车和地铁出行;在办公室自备邮票,私人信件绝不花费公家一分钱。

  有人发现,他在笔记本的扉页上题字自勉:多干一点;少拿一点;腰板硬一点;说话响一点。

  “种得桃李满天下,心唯大我育青禾。是春风,是春蚕,更化作护花的春泥。热爱祖国,你要把自己燃烧。稻谷有根,深扎在泥土。你也有根,扎根在人们心里!”2018年3月,卢永根获评“感动中国2017年度人物”。

  早在患病前,卢永根就办理了遗体捐献卡,在身后将遗体无偿地捐献给医学科研和医学教育事业。他说,作为共产党员,捐献遗体是为党和国家最后一次做出自己的贡献。(记者钟哲)

来源: 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