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丨一限了之行不通了

光明网显示图片

  文 | 南辰

  “限”确实见效快,能够当速效救心丸使。但是,“限”治标不治本,起不到长远的调理作用,红利效应也会快速递减

瞭望丨一限了之行不通了

  3月27日,乘客在海南博鳌试乘智能网联汽车郭程摄/ 本刊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其中有关明确反对地方“限行”“限购”的内容无疑赢得叫好声一片。

  中国逐步迈入汽车社会后,“限”成为一些地方政府部门排斥车型、治理拥堵、防治污染的手段。尤其是2008年后,大城市汽车“限行”开始流行,随后汽车“限购”政策也登台。“限”的多米诺骨牌一溜倒下去。以至于到2011年,“限”被互动百科评选为年度汉字,成为社会槽点。

  以“限”治堵、治污、调控有其历史原因。一方面,汽车进入家庭初期,地方对汽车爆发式增长在政策、法规、财政支持等方面应对不足,管理手段捉襟见肘;另一方面,“限”确实见效快,能够当速效救心丸使。但是,“限”治标不治本,起不到长远的调理作用,红利效应也会快速递减。此外,一刀切式的汽车限购政策存在侵犯消费者正当权益之嫌,一直为社会各界诟病。

  从本次发布的《实施方案》来看,明确“着力破除限制消费的市场壁垒,切实维护消费者正当权益”“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结合路段拥堵情况合理设置拥堵区域,研究探索拥堵区域内外车辆分类使用政策”等内容,可谓顺应历史潮流,合乎民心民意。

  值得注意的是,《实施方案》明确“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鼓励地方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等内容。发展新能源汽车是我国由汽车大国迈向汽车强国的必由之路,如果方案中的这些好政策在地方能够不打折扣落实到位,无疑会加快推进新能源汽车进入家庭,既有利于城市空气质量改善,又能满足民生需求,同时拉动内需,在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地方补贴退出后发挥好“隐性补贴”的拉动作用,继续提高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孵化和赶超能力。

  实际上,部分省份已开始就退“限”出台地方政策。例如,在《实施方案》出台前一周,广东省出台《广东省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提到逐步放宽广州、深圳市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扩大准购规模,加快充电桩建设;随后,广深两市增加了今明两年的中小客车车牌指标。下一步,还有哪些城市将采取类似举措,我们拭目以待。

  随着“限”逐步边缘化甚至退出历史舞台,更科学合理的管理手段要及时跟上。其一,交通治理要更多依靠“智”。进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缓解交通拥堵有了更加智慧的方法,城市管理部门应围绕智慧城市深挖潜力,抓住5G和车联网机遇,用科技手段替代行政强制手段。其二,更多围绕“用”来做文章。要逐步建立起市场化引导汽车使用的价格体系,包括差异化设置停车费,探索拥堵区域收取拥堵费等。目前,发达的移动电子支付、电子监控探头和日渐普及的随车ETC装置,都使建立精准的汽车使用环节市场化调控手段成为可能。这就要求地方政府部门勇于创新,积极围绕汽车使用环节的引导下功夫。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 《瞭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