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绘韵 墨写精神 ——读雷鸣东的花鸟画

光明网显示图片

  作者:书画评论家 黄玉海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雷鸣东的中国花鸟画,曲径通幽,禅境悠然。古人作画讲“传神写照”“迁想妙得”“意在笔先”“画尽意在”。雷鸣东笔下的“鸬鹚”“紫藤”“小鸡”“鹌鹑”“水草”等具象,只是画家用来营造情境“搜妙创真”的艺术符号,其艺术表现效果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提升了作品的人文内涵和洁尚品质。

  五代后梁山水画家荆浩言画之“六要”:“一曰气,二曰韵,三曰思,四曰景,五曰笔,六曰墨。”雷鸣东十分汲取传统绘画精髓,其度物象而取真,故作品气质俱盛,达到了“似”与“真”的高度统一,形神兼备,行思通达,笔简意丰。画面虽几只墨团鸬鹚、小鸡、鹌鹑,几簇紫藤、几簇疏疏纤草、几片劲挺竹叶,然一抹碧水,山光水色,似乎于不经意间,流露出胸次洒脱景象,呈现出的是画家匠心独运的幽邃禅境。景中有我,物我相谐,托物言情,情景交融,物我互为观照而又瞬息两忘,一派神往姿态,激越万千情思意绪,气象意阔肃然之间,心境顿融入大自然之诗情画意。在这里,画家所展现的是一种事外桃源式的恬淡意境,而非刻意表现何种景致物事,故其墨语言十分简练,运用写意手法,以点、线、墨、色勾勒出景物,不重细节之刻意,而求取意之传神。粗线条用笔从形式上看状景写物虽略显粗豪,精细不足,然在传神写照、营造氛围上却因删繁就简的笔法,收到了“寄至味于淡泊,索天趣于毫端”的效果。

  古人为文作画极为崇尚禅定境界。在雷鸣东的花鸟画中,这种意境亦得以充分表现。唐代张彦远语:“草木敷荣,不待丹碌之采;云雪飘扬,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凤不待五色而綷。是故运墨而五色具,谓之得意。”雷鸣东是十分注重这一点的。在其大量的作品中,他往往穷变态于毫端,含情调于纸上,纵横驰骋,挥洒自如。其妙笔出尘,慧至灵心,彩就之图,高低晕淡,品物深浅,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用墨线条之粗细、方圆、轻重、快慢、深浅、干湿、顿挫、转折变化多样,和谐统一,心随笔运,取象不惑,画尽意在,悠然成趣。

  好作品激扬真性情。雷鸣东虽笔墨着意于花鸟,吟咏自然,然借助生活中美好意象传达意趣情籁,描绘出的确是感人至深的精彩画面,其画卷或境界宏阔,或精神入微,妙韵传神,灵魂飞度,透出丝丝书香和儒雅之气。以心为笔,笔墨写精神;以情取韵,风骨壮乾坤。雷鸣东笔下的花鸟,或静或动,张弛有度,如思似语,与人的精神是如此亲近,和人的情感是如此相通,读之自觉心灵通达、情思朗畅。

来源: 人民政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