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南粤古驿道应互相赋能

光明网显示图片

  作者:方塘智库创始人 叶一剑

  南粤古驿道作为一个整体性文化遗产和旅游、体育服务品牌,已经具有一定的IP属性,并在统一的IP之下,不断构建和丰富多层次的产品和服务矩阵。随着新消费时代的来临和一系列新的国家和区域战略的布局,南粤古驿道已经具有与更多的时代关键词、国家战略跨界融合发展的空间和可能性。而且,这也对南粤古驿道的活化利用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在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南粤古驿道有关方面可以更具创新性地推动南粤古驿道与沿线村落之间的多元化互动机制,在互相赋能中协同发展。

  文化将古村落串联起来

  既有的梳理和研究已经清楚表明,南粤古驿道与传统村落之间的关联性十分密切。据不完全统计,广东现存古道本体共计233条,其中新发现135条,现存古道本体长710.44公里;在广东的2277个贫困村中,有60%的贫困村在古驿道周围5公里范围以内。

  建筑师许瑞生在其《线性遗产空间的再利用——以中国大运河京津冀段和南粤古驿道为例》一文中指出:“现代交通网络与古代交通网络的错位,造成一些村镇经济动力的衰退,出现现代意义的贫困现状,这是中西方城市化过程中的共性。然而正是低速的城市化,回避人为的破坏性建设,古代的人工建造景观(包括古驿道、历史建筑、传统古村落等)反而能幸存于人类现代开发活动频率较低的地区,现代交通条件较差而城市化程度较低的地区,恰恰是古驿道保存较好地区。”

  对此,笔者很是认同。从这两年我们走访的情况来看,广东很多村落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原真性,这是难得的。这些村落中有大量的古桥、古树、古建筑、非遗等资源,还有一些与家族传承有关的家国故事,这是非常宝贵的资源。

  不过,无论是从遗产保护的角度来看,还是从这些村落开展包括旅游在内的经济赋能工作来看,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过于分散——这些村落就像散落于山水之间的珍珠,从保护的角度看,价值很大,但从市场逻辑来看,单独一个村庄又很难实现独立的商业价值自洽,市场化门槛较高。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找到能够将这些村落串联起来的文化线索。而且,这一文化线索还要能够在空间上有直观的感受,虚实结合,最好还能通过一个IP化的文旅品牌,来统领这些碎片化的村落转型和振兴。

  在此背景下,南粤古驿道概念的出现简直就是神来之笔,不仅在文化关联性上找到了依托,而且在空间上有明显的线性布局,就像大运河一样,如果接下来能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南粤古驿道”成为超级IP就指日可待。有了这一超级IP的统领,包括这些村落在内的一系列文化、自然资源都找到了活化和市场化价值变现的通道。

  基于村落来思考遗产的活化利用

  在笔者看来,随着国家和广东省乡村振兴战略的持续推动,将有更多的资源导入到村落转型中,这对南粤古驿道的活化利用而言,又增加了一个重要的战略加持。

  如果说上一阶段古驿道沿线村落的转型思考,更多是从南粤古驿道赋能村落的角度展开的话,那么,在新的阶段,基于新时代对中国乡村价值的重新发现,还将有必要更加基于村落来思考如何为南粤古驿道的活化利用赋能。这些村落为南粤古驿道的活化利用提供的不仅是遗存的丰富性、空间的多元性,还将包括文化的多元性和市场的更多可能性。

  需要警惕的是,前几年,面对张家口草原天路的突然被引爆,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以及引入的开发运营机构,由于缺乏对草原天路这种线性旅游资源开发利用的综合考虑,以及对沿线村落价值缺乏敬畏,竟然采取圈起来收门票的运营模式,对草原天路进行掠夺式开发,而且还进行了沿线村庄的拆除,以至于引发了不少冲突,最后导致草原天路品牌、地方政府、投资商、沿线居民以及游客五方皆输的局面。

  沿线村落找到新的文旅坐标

  从乡村振兴的角度看,南粤古驿道的提出为沿线散落的村落找到了新的文旅坐标,回答了这些村落在哪里的问题,不仅在空间上,更重要的是在文化价值和旅游线路上找到了坐标,而且,在文化自信上也找到了新的坐标。这是这些村落找到新的发展模式、获得新的发展机会的重要前提。

  这些村落将是构成和进一步丰富古驿道文旅化的重要的平台载体——如果说这些古驿道的本体,甚至周边的文化遗产和自然资源是静态的话,那么很多村落,尤其是直接因驿道而出现和兴衰的村落,其实是一种活态的自然和文化资源,里面还有丰富的民间小信仰、民俗、民艺和手工艺人,这些都是新消费时代重要的内容和场景。

  从快速发展的角度,以及古驿道文旅产品和服务的丰富性角度来看,这些村落也是很有价值的存在,远比从零开始建设,甚至拆除重建要经济和便利得多。所以,从一开始就应该将这些村落的振兴与南粤古驿道的新生充分结合起来,彼此互相赋能,并通过与外界来自全球的市场化资源和团队进行对接,创意出更多的可能性。

  接下来,在政府引导和监管的前提下,如果能够在更加系统、专业地厘清南粤古驿道的文化价值内涵的基础上,大胆引入市场运营主体,构建相应的市场化运营机制、平台、产品和服务,在更具敬畏感和历史性的保护、传承、活化理念指引下,寻求文化价值和市场价值的最佳结合点和平衡点,将能够为南粤古驿道的综合价值的实现提供更多元化、更可持续的发展动力,从而推动南粤古驿道的活化利用进入新的时代。

来源: 中国文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