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光明网显示图片

  科技日报记者 李丽云  通讯员 关明月

  如今“喝酒不行车,行车不喝酒”意识已经深入人心。但在铁路运输工作中却有这么个工种,Ta上班时满身“酒气”行走在铁路线路间,却被人们亲切地称为钢轨“B超医生”……

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2月14日一早,在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工务段探伤车间的仓库门口,哈尔滨探伤工区工长刘宏伟将一桶散发着酒精气味的白色塑料桶交给老职工王福春。“今天,给‘小黄’整点多少度的酒呀?”王福春笑着问,“室外气温-16℃,来点70度的小烧酒。”刘宏伟笑着作答。

  探伤工所说的“小黄”,其实是指1米高、半米长的黄色方形GCT-8C型钢轨探伤仪。“它,采用超声波检测原理,利用2个钢轨走行轮前后的9个不同角度探头,对钢轨进行断面检查,一旦发现钢轨裂纹、气孔,还有月牙伤等,上部的液晶屏幕会显示异常波形,并发出急促的报警声音。”王福春一边给“小黄”的“肚子”里灌着酒精,一边热心向记者介绍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酒精香气。

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GCT-8C型钢轨探伤仪

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给“小黄”灌酒精

  当天,王福春作业组要对哈尔滨铁路枢纽王(岗)万(乐)联络线的松花江特大桥上的铁路线路进行检测。一行人抬着近40KG重的“小黄”爬上了80余级台阶,已经气喘吁吁。而在距离冰冻的松花江面约15米的桥面上,寒风凛冽。

  按照探伤作业任务单,王福春、蒋海两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要以2千米/小时的速度推着“小黄”为王万上行线桥面的左、右两股钢轨实施检测。在助手协助下,两人各推着1台探伤仪小步匀速地走上了7432米长的松花江特大桥。“今年立春后,天温比往年冷五六度。上桥前地面气温是-16℃,到了桥面,体感的温度就得-22℃。”现场防护员宋相志捂紧领口慢悠悠地说。

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两台仪器分别为2条钢轨检测

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小黄”欢快的工作

  天气虽冷,但喝足了酒的“小黄”在钢轨上却欢快地发出“嘀-嗒-嘟”的声音。探伤工们一边走,还要一边紧盯住“小黄”的喜怒哀乐,“眼睛得紧盯着屏幕上的波形变化,耳朵得从10几种声波中区分病害的报警音,线路安全压力可大了。”刘宏伟介绍说。

  王万联络线是连接滨洲线、京哈线以及哈尔滨南站的重要铁路线路。探伤工们推着“小黄”上道检查才20分钟,已经先后躲避了3趟客货列车。“进入春运,我们管内的京哈线、滨洲线,特别是哈尔滨站陆续加开了30多对临时旅客列车。我们只能利用列车过后的空隙,采取化整为零、见缝插针方式,加细加密轨道伤损的检查。”刘宏伟指着远处的一列电煤货运列车说。

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钢轨看着挺结实,其实和人一样,整天负载成千上万吨的碾压,它的内部也会逐渐出现一些疲劳和伤损,遇有极寒天气,容易发现钢轨拉断,危及行车安全。“我们每天要做的,就是推着这个酒气熏天的‘小黄’给钢轨进行定期‘健康体检’,就像人体做‘B超’检查一样,提前预防钢轨拉断。”刘宏伟解释说。

  为什么“小黄”必须得酒驾呢?“探头探测,需要液体耦合,普通的水在0℃就结冰了,为了让它乖乖工作,我们需要把酒精和水进行勾兑,作为耦合剂。天越冷,酒精度越高,线路等级越高,酒精度数也越高。春节前,我们为哈大高铁线路探伤,给‘小黄’喝的都是90多度的纯酒精。只有这样,‘小黄’探测精度才高,才能保证咱们最北高寒高铁的运行安全。”说到“小黄”的嗜好,刘宏伟如数家珍。

新春走基层丨这位“医生”酒气熏天,但“医术”高超

  经过6个小时的慢走细探,在探伤工和“小黄”的联合诊察下,共检测线路7500米,发现疑似钢轨伤损1处。刘宏伟表示,傍晚回班组后,还要将检测数据导入电脑的数据库,运用大数据模块进行分析,任何疑似伤损都不放过。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审核:王小龙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来源: 科技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