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孩的海岛故事

光明网显示图片

  时间一晃而过,陈雨竹来到广鹿岛已经三年多了。她早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和岛民打成一片,像是土生土长的广鹿岛人。

  可曾经的她,差点成了广鹿岛供电所的第一个“逃兵”……

  要不还是回家吧

  在这我什么也干不了

  2015年,陈雨竹进入大连长海县广鹿岛供电营业厅工作,成为所里唯一的大学生。

  长海县是中国唯一的海岛边境县,而广鹿岛是其中的一座乡级岛屿。

90后女孩的海岛故事

  作为供电所唯一的非长海县员工,陈雨竹的寝室原本是一间值班室。

  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只有一张木板床、一张老旧的办公桌和同事为她准备的一个简易衣柜。

90后女孩的海岛故事

  一到冬天,海岛都会吹上一整季的北风。寝室里透风透寒,暖气烧得再热,也会觉得头上吹着凉风。

  2016的冬天,陈雨竹的父亲来看望她,晚上竟然冷得睡不着。他穿上羽绒服,一个人偷偷跑到走廊,抽了一包香烟。

  为了不影响陈雨竹工作,第二天走的时候,父亲强忍着心疼说:“年轻人多吃些苦,有好处。”

  2016年10月,营业厅的同事因病突然离开了岗位,所有的工作一股脑地压在陈雨竹一个人肩上。

  白天,营业厅里收费业务繁忙,陈雨竹需要守着两台电脑工作:一台负责推流程、打印文件,另一台负责收费和计量工作。

  其他工作只能放到下班以后,工作到晚上八九点钟成了常态。雪上加霜的是,她必须独立完成电费回收工作。

90后女孩的海岛故事

  10月是大连海域禁渔期结束后的第一个月,广鹿岛也进入了一年中最忙的时节。

  因为涉及到一年收入的多少,渔民和海产加工企业都要赶在新年之前储备足够的海产品。这种情形之下,许多客户忙得根本顾不上交电费。

90后女孩的海岛故事

  面对电费回收的缺口,陈雨竹焦急地拨打电话与客户沟通。但由于她不熟悉方言、沟通有障碍,许多客户干脆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来源: 国网故事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