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缠于情法之间的家务事

2018-12-08 09:11来源:北京青年报 A+ A-

  作者:马建红

  最近,网络上有一则消息,说绍兴王大妈想见见在杭州的儿子,可是儿子小张却一直不接她电话。与平常“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故事不同,这位王大妈有三个儿子,小张是最小的,当年因为“超生”,王大妈就将一岁左右的小张送了人,也就是说小张是被养父母养大的。王大妈说小张已经三十五岁了,大学读完后已经挣了十多年的钱,一年能挣五十五万,她身体不好,得过脑梗,腿脚不方便,老伴因病去世花了不少钱,其他儿子则因生意失败,生活拮据,所以她希望小张能帮帮她。可她虽多次联系,但对方就是不接电话,“我也是没办法了,有办法也不会找他的”。

  这则消息中涉及到一个法律问题,那就是被“送走”的子女,是否还有义务赡养亲生父母?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同时也规定,养父母和养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婚姻法》上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而“养子女和生父母间的权利和义务,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也即当年王大妈夫妇在将小张送人后,他们之间的父母子女关系随之自动解除,而小张和其养父母之间则建立了父母子女关系。在该案中,即便小张愿意认回王大妈,也并不因血缘上的联系而使小张承担赡养王大妈的“法律”义务。当然,如果小张顾念王大妈的“生”之情分,自愿接济其生母则另当别论,若从法律层面而言,则小张的“拒见”并无不妥。

  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例很多。据报道,94岁的李大爷,在离家出走多年后回到老家,希望由两个儿子为他养老,没想到儿子们态度非常坚决,“免谈”!原来在五十年前,李大爷家日子过得穷困潦倒,夫妻二人时常为生计争吵,因实在受不了妻子唠叨,李大爷便离家出走,外出打工。如今李大爷疾病缠身,便想着回家求家人原谅,接纳自己,以安享晚年。回家后却发现老伴儿已去世,儿子们则不让其进家门。面对要“讨说法”的李大爷,他的两个儿子显得异常激动,小儿子李师傅“控诉”其父“五十年前一走了之”,留下他们母子三人无依无靠,几十年里没寄过一分钱,没寄过一封书信,甚至连母亲病逝也没回来。现在需要人照顾了,才想起家人的好,好像这几十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怎么可能。

  与李大爷案类似的,是萧山法院几年前审理过的一起特殊赡养费纠纷案,原告是一位70岁的老母亲,被告则是她的三名子女。原告诉称其子女们不赡养她,而三名子女则表示在他们分别只有8岁、5岁、2岁的时候,父母就已离婚,母亲再嫁后40多年从未与他们联系过,更遑论尽母亲的义务。在法庭上,老母亲说自己年纪大了,丈夫过世,没有经济来源,生活艰难,只好起诉三子女,要求他们每人每月支付赡养费500元。经过法官的多轮调解,加上对财产的妥善处置,老母亲的赡养问题最终得以圆满解决,案件也以撤诉形式结案。审理此案的法官解释说: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不论父母是否尽到抚养子女的义务,子女都要尽赡养父母的义务。

  “李大爷案”和萧山这位“老母亲案”可谓如出一辙,相信如果他“寻求政府帮助”的结果,依然是通过法院判令其两个儿子尽赡养义务,因为正如法官的解释,子女赡养父母,不以父母是否抚养子女为前提。另外,从人们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评判他人行为的现实来看,即便子女们是出于义愤而拒绝赡养,一定也会遭到社会上道德君子们的非议。不过,法官们当然要依法进行裁判,社会上的“不相干”也尽可以呈自己的道德优势,只是对于当事的子女们来说,多少有些不公平。

  想想李大爷的两个儿子和萧山的那三位子女,他们度过的那些缺少父爱或母爱的每一个日子是多么的艰难。在这类案例中,人们惯用血浓于水的解说词,却忘了能给人带来最大伤害的,恰恰是那些本该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对于这两家人的子女来说,他们生活中的困窘,正是“拜”“李大爷”和“老母亲”的自私和不负责任所赐,他们的人生境遇,估计无论谁遇到都会难以释怀。有人会说,法律不是也规定父母对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了吗?子女们当时大可以去起诉父母啊。这话说起来容易,落实起来却难,几个被父母丢下不管的几岁的孩子,他们有起诉的权利能力,却没有起诉的行为能力,几岁的孩子如何去行使自己的诉权?法律上规定他们的诉权要由监护人来行使,而“监护人”却正是要被追诉的对象!这和那些年轻时候“坏”,变老后也依然有行使诉权“能力”父母不同,况且法律和舆论似乎都更倾向于站在他们这一边,这种貌似平等分配义务的形式上的法律平等,维护的却是一种实质上的不对等,这大概也是我们在立法时没有考虑到的吧。

  人们常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而之所以难断,是因为在家务事中有更多法理与人情的纠缠,法官的裁决既要符合法理,又要顺乎人情,且在说服当事人之前,先要说服自己,哪有那么容易!

[责任编辑:刘昀昀]
分享到:
法律 李大爷 婚姻法 监护人 小张
查看光明日报原版
时政 国际 财经 文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