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蚊子绝种 人类有这个权利吗

2018-12-07 10:30来源:北京青年报 A+ A-

  作者:张田勘

  让蚊子等对人类有害的生物绝种,是一个通俗的说法,学术的说法是“基因驱动”。“基因驱动”是从地球上完全抹去一种生命,让它们不再有资格与人类和其他生物共存于地球,比如蚊子传播多种疾病,就用基因驱除的方法让蚊子绝种。

  近日,在埃及沙姆沙伊赫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会议上,各国否决了一项暂时禁止释放携带基因驱动生物体的提议。虽然CBD的决议是拒绝暂停这类研究(即可以从事这类研究),但国际社会有人提出“禁止释放携带基因驱动生物体”,就表明有人感受到了基因驱动生物体对生态的威胁和潜藏的危机,因此要求限制基因驱动。现在,这一决议正在国际上发酵,引发了反对者和支持者的PK。

  基因驱动是基因工程技术的一种,目的是让修改后的基因(基因突变)在目标群体内迅速传播,从而让一个种群和物种由于绝育而完全灭绝。CBD会议中提到的释放携带基因驱动生物体最典型的例子是蚊子,是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进化遗传学家奥斯汀·伯特(Austin Burt)领导的疟疾研究项目,计划最早于2024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测试携带了被修改基因的蚊子,目的是让蚊子绝育,从而根除蚊子传播的疟疾。

  基因驱动可以将特定基因遗传给99%的后代,常规基因的遗传率则只有50%。利用基因驱动将“自毁基因”(不育基因)引入蚊子的DNA中并遗传下去,就能让蚊子绝育。奥斯汀·伯特的团队已经将dsxFCRISPRh等位基因引入冈比亚按蚊(Anopheles gambiae)体内,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结果,在实验室中让这一蚊子种群完全崩溃,达到了“种族灭绝”的目标。

  基因驱动提出的问题是,人类在演化中掌握了尖端和有力的武器后,是否可以灭绝其他动物?

  人类可以决定其他动物的生死当然有充分理由。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表明,蚊子是世界上杀人最多的动物,每年高达72.5万人,仅次于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残杀。而且,蚊子还传播乙型脑炎、登革热、黄热病、基孔肯雅热、丝虫病、黑热病、昏睡病等严重疾病,加上这些疾病所夺去的生命,蚊子每年至少导致100万以上的人死亡。因此,站在人类的立场上,灭绝蚊子完全有理由。

  不过,按照演化的规律——随机、适者生存和平衡等来看,地球上每一种生物的出现和存在都有其理由,即便人类具有灭绝其他生物的能力和力量,也无权去灭绝一种生物。除了每一种生物出现于地球上的终极理由,即生物多样性外,还因为地球生物系统之间相生相克、相联相关甚至唇亡齿寒。

  试想,如果蚊子灭绝了,以蚊子为食的青蛙、蜘蛛和鸟类也都难逃一劫,它们的上一级生物如蛇、鹰隼等也可能减少和消亡,最终厄运将降临到人类头上。这样的一损俱损的后果,有很多是人类难以或无法预料的,只有在灾难发生后才会知道后果。

  也许,某种生物的灭亡不会直接影响人类的生存,但势必影响地球的生态。正因为如此,已经有人反对有关基金对伯特团队基因驱动生物体研究项目的支持。如果支持灭绝蚊子,也就有相同的理由灭绝其他生物,如因为蝗虫吞噬农作物,因为鳄鱼难看和伤人,都可以把它们灭绝。而且,对于鼠类的基因驱动灭绝现在也获得了有效的结果,也有研究人员正在试验将其用于现实中的老鼠灭绝,以控制鼠害,保护人和作物。

  不过,如果消灭了它们,地球生态会怎样,可能是谁也无法回答和解决的问题。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会议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释放基因驱动生物(如蚊子)应充分评估其风险,并应咨询可能受这种释放影响的当地社区和土著群体,或者由当地人来决定是否在自己的土地上进行基因驱动试验。

  即便这样,做出这种决定也是一种两难。另一方面,也可以做出比较理性的决定,可以控制有害生物,但是不必让其灭绝,让地球保持原汁原味的生物多样性和多种基因。(张田勘)

[责任编辑:刘朝]
分享到:
蚊子 冈比亚按蚊 dsxFCRISPRh 孔肯雅 人类
查看光明日报原版
时政 国际 财经 文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