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五个第一次

2018-08-13 13:18来源:湛江日报 A+ A-

  □谢振(廉江)

2013年1月18日,那是让我终身难忘的一天。那天中午,突然停电了,我不能继续使用电脑了,百无聊赖之中,我拿起了桌子上的《湛江日报》,翻看了其中的“笔记”副刊。越看越有趣。看到最后,我看见文章后面赫然有个投稿邮箱,不由得一时冲动,也想写一篇试一试。想起我和儿子经常在一起读故事书,我基本不怎么思考,三下两下就写出了一篇《书迷父子俩》。晚上,我认真地把草稿打成文档,再经过多次修改,于午夜时分把这篇稿子发给了湛江日报。不曾想,《书迷父子俩》竟然在当月27日就刊发了。这篇处女作是我人生中第一篇变成铅字的散文,在文章旁边还给配上了一幅小孩读书的插图呢。我也可以写文章啊!第一次捧着带有我名字的报纸,我异常激动。我的写作热情因此被极大地激发出来。此后短短四个月,我竟然七次在日报上看到了自己写的文章。从此,楼上的曹主任每次见到我,都会竖起大拇指;林主任每次见到我,都会称呼我“秀才”。最重要的是,我对网络游戏也不再像从前那么沉迷了!

2013年2月22日,在编辑的鼓励下,我人生当中的第一篇时评发表在湛江日报的“热评”版上。《热闹之余须陶冶审美情操》——这是编辑帮我改的题目,我原来的题目是《观吊灯之烟花爆竹有感》,现在回看这样幼稚的题目,我不禁哑然失笑。文章写得还算有点文采,但是重视对过度燃放烟花爆竹的揭露,而解决方法却写得不多,算不上是一篇真正意义上的时评。如果不是编辑的点拨与厚爱,我想我在时评的写作上如果不是就此打住,至少也会多走不少弯路的。四天后,我的第二篇时评《生命当“舞动”》,无论是命题还是内容的设置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我越写进步越大,2014年12月4日,我的《借海博良机,亮湛江“名片”》还荣登湛江日报“热评”版的“今日首评”。这是编辑对我莫大的肯定,我很激动,写得更加认真更加勤奋了。

2013年4月10日,湛江日报的体评版开张了!这是一个全新的版块,湛江的评论名家赫然在列。我评论富力2013年赛季开局惨淡的《不在落后中爆发 就在落后中死亡》也被列在报纸的左下角,实在出乎我所料。我的第一篇体评能在湛江日报体评版新开张中“混”得一席之地,与众多名家一起亮相,那是多么光荣的事啊!之后,编辑又陆续刊发了我的两篇评论富力的体评。2013年赛季,富力在前四轮仅得一分的情况下最终触底爆发,冲击亚冠名额的口号差一点就实现了;2014年赛季,富力获得中超联赛季军,取得亚冠资格。我想,我在湛江日报上的三篇体评一定是被富力看到了,并深深地刺激到富力了,富力才会那样地争气。我这不一定就是异想天开,因为湛江日报的影响力不可小视。

2014年2月10日,正值正月十一,我的小小说《邻居》发表在湛江日报的“百花”版上,并配有插图。这是我的第一篇在公开报刊上发表的小小说!虽然此前我曾经在廉江的文学内刊上发过几篇小小说,可是当看到自己的 “四孩”呱呱坠在日报上,我还是十分高兴。小说描写的是真事,我只是换了人名,把我写成“小白”,把曹主任写成“老曹”。开学了,曹主任一看见我,就从身上摸出报纸给我看,他把大拇指竖得更直了,还连连说:“写得好啊!写得好啊!”这篇小小说发表后,曹主任开始密切留意湛江日报,每当我有新作见报,他都会第一时间跑来鼓励我、祝贺我。

感谢湛江日报,让年轻的我和退休的曹主任沟通无障碍。湛江日报随后发表我的小小说不多,只有《水荒》和《艺人》两篇(《水荒》获得了湛江日报编辑部与方圆集团湛江公司举办的微小说大赛三等奖)。可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此后,我的闪小说(600字以内的小小说)陆续出现在《湛江晚报》《南方工报》《梅州日报》《宝安日报》《红山晚报》《微型小说月报》等报刊上。据《艺人》改写的《需要安静的艺人》更是入选《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一书。没有湛江日报的及时发掘与鼓励,我就没有如此的飞跃!

2014年3月31日,这又是一个让我铭记在心的日子。这一天,湛江日报的“文化”版编发了我人生当中的第一篇文学评论——《化平凡为神奇——读诗歌<一群羊的首领>》。这是一篇文本细读类型的评论,我现在所发表的评论几乎都是这种类型的。从这天起,我对自己的赏析能力有了一定的认识,潜藏在心底的赏析热情更是不可抑制地跳动起来了。一直到2016年年底,我在各报刊上发表了百余篇赏析文章——这依然离不开湛江日报之功。

永远感谢您的培育,《湛江日报》!相信您也会继续给更多的文学爱好者以难忘的第一次。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湛江 廉江 湛江日报 富力 张中 烟花爆竹 小说月报 星星之火 百无聊赖
查看光明日报原版
时政 国际 财经 文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