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作业这本经,就得往“愉悦教育”上念

2018-03-15 09:45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A+ A-

  作者:王彬

  不留作业和提高成绩是否矛盾?辽宁沈阳某小学用34年实践给出了近乎完美的答案。当众多家长奔跑在课外辅导班、为陪孩子写作业而焦虑时,这所小学三任校长坚持34年不留书面家庭作业,实施愉快教育改革试验,让学生在兴趣引领下高效融入学习,在愉快教育理念下减负提质。

  今年两会上,“教育减负”又成了一个舆论热词,被反复提及与讨论。“教育减负”要想真正有效果并长期保持下去,其目标不能仅仅是让学生学习生活轻松起来,还应该有学生学习质量和自身能力的相应提升。两者兼顾,“教育减负”才有意义,若顾此失彼,只会陷入另一个现实怪圈。而这两者若要兼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减负”,除了科学合理的顶层设计之外,关键还是靠家庭和学校教育的相应认同并进行积极的行为响应。

  现实中,很多家庭和学校都难以将“教育减负”彻底有效地落实下去。一方面是教育制度的固定限制和现行教育竞争压力较大,另一方面就是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认为学生学习轻松愉快和学习质量、实际能力提升这两方面是不可调和的,一旦放开学生的学习生活,学习成绩是难以顾及的,因此学生的情操以及各种能力的扩展变成了一直被忽略的方面。这种潜意识里的观念引发的焦虑,直接影响着“教育减负”,需要及时疏解,而坚持34年不留家庭作业的学校,就是一个很好的疏解样本。

  对这所学校而言,科学的教育理论不仅是作业减负那么简单,还有一个较为系统完善的教育体系和具体行为落实。比如向课堂要质量,增加师生互动,调动学生积极性,通过各种微型课程提高学生高效学习的能力,推行一种“愉悦教育”。自主高效的课堂教学一旦得以实现,继续执着于固定知识的家庭作业自然就成了鸡肋,而对学生的品格和其他能力进行一个扩展和提升,也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四川某小学老师曾在家长群中发布了这样一则通知:“三月周末无作业、让学生出去玩。”当然,这里的“出去玩”是有计划的玩乐,让孩子在玩乐中学习。这种“愉悦教育”不仅能让孩子亲近自然,也能陶冶情操,缓解焦虑。

  34年不留书面家庭作业和亲近自然尽情玩乐的周末作业,都是扩展性和开放性的,实质上都是在保证所学知识得到兼顾的情况下,追求一种自然宽松的学习状态,称其为“愉悦教育”恰如其分。只要路径正确,方法得当,学生当然能够在愉悦和轻松中高效学习,这种“教育减负”应当积极追求。家庭作业这本经,就得往“愉悦教育”上念。这种“愉悦教育”的状态一旦形成,教育能够回归最纯粹的模样,学生也能够得到全面发展。

  这样的教育模式以及相应探索,不应该局限于学校,家庭方面也应该成为主力。期待更多家庭和学校,打破固有思维,树立愉悦教育的现实理念,给孩子真正绚丽多姿又有滋有味的童年,回归教育的纯粹本质。(王彬)

[责任编辑:王营]
分享到:
家庭作业
查看光明日报原版
时政 国际 财经 文体 评论